2013年紐約馬拉松 陶大瑜參賽感想

日期:2013.11.03

距離    總時間    5km分段

05km   0:18:46  18:46

10km   0:37:25  18:39

15km   0:56:18  18:53

20km   1:15:46  19:28

半程    1:20:01

25km   1:35:46  20:00

30km   1:56:22  20:36

35km   2:20:30  24:08

40km   2:49:48  29:18

全程    2:59:08 

名次:總685,男640

前言

去年夏天來到美國讀書,秋天參加了一系列的俱樂部聯盟越野賽,以排名而言自我感覺良好,然而之後為運動傷害所苦,今年春天田徑賽季結束,留下1mile/4:391609m)、2mile/10:003218m)、3000m/9:245000m/16:40等不理想成績,決定下半年放鬆心情參加幾場路跑,包括一場馬拉松。

剛好,紐約馬拉松開始報名,我2012年布拉格馬拉松成績2:42:46達到保證參賽標準,又是國際田聯金牌賽事、世界最大馬拉松,沒想太多就報下去了,順便幫美彤報名抽籤,幸運的是她也抽中、獲得參賽資格!倆人可一起去參加。

訓練

三月底田徑賽季結束之後因為大腿後肌的傷休息了一個月,是跑步十三年來最久的一次休養,體力歸零、體重狂飆,五月從一點點慢慢跑開始,搭配游泳、自行車等,把體能逐漸抓回來、體重逐漸減下去,六月恢復到可以用4:00/km跑上幾公里,七月恢復到可以用4:00/km內跑上30km,加上一些3:30~40/km的持續跑(tempo run),八月參加舊金山巨人半馬跑出1:16:35,算是大致恢復七八成。

不過我並沒有開始非常高強度的訓練,間歇訓練只跑過輕描淡寫的兩次,幾乎都著重在低強度的里程數和長跑,但因為狀況起伏不定、課業忙碌、作息不正常等等,訓練大多品質不佳,還有連續三週幾乎都在慢跑的,九月中的費城半馬能跑1:16:19還頗驚訝的,更驚訝的是前10km35:17

終於九月底,賽前六週衝了一發一週200km的高里程,包含32km長跑4:05/km16km持續跑3:38/km,接下來三週跑了聖荷西半馬和柏克萊10km當作調整,成績1:16:4734:05都還過得去(在沒跑間歇的情況下),這期間跑了一趟40km4:08/km,賽前兩週開始調整,降低里程、跑了幾次馬拉松配速練習,以自我感覺有準備的心情去紐約參賽。

賽前計劃

路線海拔圖(來源

關於路線資訊、交戰守則,紐約馬拉松在網路上應該是世界最多的一場,這場馬拉松的特徵就是連續起伏的丘陵地形加上三座大橋,所以大部份的人成績都會慢一些,許多人告誡說前半程放輕鬆,下坡也不要加速,把體力留在後半程更陡峭頻繁的丘陵地和大橋。

按照賽前的半馬、10km和練習狀況,馬拉松預估實力在2:37~2:39分之間,理想配速為3:45~3:50/km,我計劃前半程配80分鐘,也就是2:40配速,後半程看狀況,以練習跑山路為主的我,認為應該應付得來。

賽前交通

搭油輪前往起跑點(來源

紐約馬拉松的賽前交通是一大特點,因為起終點不同地點,起點在島上、終點在曼哈頓中央公園,所以包括我們、大部分住在曼哈頓的跑者,必須在賽前一早藉由大會接駁到起點,且按照不同起跑時間分配也不同,我是被分配到搭油輪的方式,所以早上4點就得起床,平常作息不正常的我因此只睡了2小時,4點半就得去搭地鐵,抵達港口之後搭油輪,然後轉搭大會接駁車抵達起點會場,前後花了將近兩個半小時、7點抵達。

等待起跑

進入起跑村前的嚴密檢查(來源

起點會場有設置很大型的「起跑村」,供超過五萬人集結,今年維安管制是異常的嚴格,因為波士頓馬拉松炸彈案的關係,進起跑村要檢查行李和全身搜查等等,各區按照號碼布編號分配,號碼的編排是按照自己的預設的目標時間為依據,我預設的時間為2:40,所以被安排在第一輪起跑的第一區。

來源

起跑村有簡易帳篷,提供香蕉、貝果、熱咖啡、熱茶、熱開水、power bar等無限供應。

來源

跑者最需要的廁所少說有上千間,沿著圍欄架設,應該說圍欄根本就是流動廁所構成的;還有負責寄物的UPS卡車也有無數台,所以廁所和寄物並沒有造成任何交通阻塞。

不過我在起跑村裡吃足了苦頭,由於沒經驗,以為寄物需要排隊所以選擇不寄物,穿著簡單幾件便宜上衣前往會場,偏偏今年賽前溫度只有五度加上寒風,在這種情形下等了將近三小時,差點失溫,不停發抖打寒戰,只好一直往廁所裡躲,但也不能待太久就要換下一間,不然排廁所的人會抓狂。

起跑時間為9:40,第一輪起跑跑者可於8:20~8:50進入起跑管制區,管制區也有按照號碼先後分區,這種管制設計非常貼心,跑者不用大費周章得往前擠,也可在自己的分區內提前認識適合自己配速的跑者,輕鬆的氣氛中帶點緊張感,有的跑者在慢跑熱身,有的臥躺休息,有的在排廁所。

大概約9:10左右,我做好服裝、塗抹痠痛乳膏、吃power gel等準備,開始排廁所,大會宣布開始往起跑線移動,我和大部分沒上到最後一次廁所的跑者就直接衝去路旁面對欄杆解放,幾千百名男士同時開始尿尿這個情景其實還滿好笑的,現場女士們表面上也毫不在乎。

起跑

起跑不免俗得要唱國歌、精英選手進場加上介紹,對我而言還滿新鮮的,因為台灣沒有,而且親眼目睹奧運金銀銅牌、世錦賽金牌、川內優輝等久仰大名心目中的英雄紛紛進場,提振精神好幾倍。

等待起跑大約20分鐘,很多人很有經驗得在做個人習慣的最後準備,有趣得是,很多歐洲來的跑者集結,用母語大聲對不知道哪裡一直大叫,還有幾群人在合唱,當然很多人在聊天。 

準備起跑時,大家把最後一件保暖上衣脫掉往外欄杆外丟的情景相當壯觀!

比賽

比賽一開始很快就找到所謂的sub 2:40集團,這個集團大概有30人,大家以非常穩定的速度前進,大約3:42~3:50/km,我始終都在集團中間、後方,儘量放輕鬆,很多人一起跑、再加上滿滿熱情觀眾的加持下,前半程輕鬆愉快得以1:20:01通過,和預定時間幾乎一模一樣!

前半程感覺跟慢跑一樣,我幾乎可以只用鼻子緩緩呼吸,腳也完全沒有負擔的感覺,而且補給都按照計劃進行:每5km喝運動飲料、每10kmpower gel,話說這場比賽每1 mile都有水和運動飲料,所以即使錯過,馬上就有下一站。

就這樣心情放鬆得繼續跟在大集團裡,等待30~35km的戰鬥。

「誰知道」第一發戰鬥不到24km就來了,24km上後半程第一座大橋,那1km多的上坡把整個集團打散,很多跑者落後然後從此消失,我努力跟上集團,但疲勞感瞬間湧現,通過橋頂然後是1km下坡,除了雙腳另一組肌群開始抗議,連跑者的噩夢-側腹痛,也開始出現,下橋進入皇后區,我逐漸脫隊,配速掉到4:00/km左右,我告訴自己放輕鬆,還有16km,先調整一下。

進入連續大橋路段

「誰知道」第二發和第三發戰鬥在2830km分別到來,一樣都是兩座大橋,分別把我的配速降低兩次,而每當我想奮發圖強時,雙腳各肌群開始抗議,還幾度抽痛、讓我瞬間靜止,當我通過34km的時候,已經全身無力提前撞牆了,配速掉到5:45~6:00/km左右。

35km之後我的目標是回到終點,唯一能做的就是移動,可能真的很慢很狼狽,還真的有個黑人大嬸對我大叫 “Keep moving” 哈哈,熱情的觀眾是我的支柱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有個亞洲大哥在大叫我的名字,我回頭跟他打招呼,他很興奮地一直拍手大叫,我甚是感動,但想不起來他是誰,只知道他帶帽子、眼鏡,有小鬍子+絡腮鬍。

爆掉慢跑於曼哈頓市區

不管什麼距離爆掉感覺都很漫長,馬拉松的爆掉還真的是漫長,但幸運得是我還能慢跑向前移動,漸漸的,從難過沮喪的心情轉為平淡,身體的痛苦依然還在,不過配速降到超慢也沒那麼痛苦了。

就這樣,我在沿道成千上萬瘋狂觀眾的加油聲下、後半程被大約五百名跑者超越後跑完了全程,以三小時內跑完,算是把傷害降到最低的結果吧。

通過終點、領獎排拍照留念

賽後

跑完後從終點走出會場大概要1km、領獎牌、食物、保暖裝備,雖然漫長,但這種疏散方式井然有序,不用排隊也不擁塞,這路途上遇到同俱樂部的Brandon Brown,非常巧得是他跟我幾乎同時回到終點,不過晶片時間比我快一點點,我們一路聊天到出口,各自回住處。

馬拉松賽後的地鐵景象很有趣,很多馬拉松跑者很緩慢吃力得下樓梯造成交通阻塞,民眾似乎也很習慣了,都微笑得跟我們說恭喜,跑者們也以謝謝回應,我大概說了二、三十次謝謝吧。

美彤以3:28:27完賽,也是前半以3:15的配速穩定跑到約30km,然後逐漸失速,不過第二馬進步一小時、排行台灣女子馬拉松歷代74傑,也算是佳作了!若能解決途中上兩次廁所、停下來吃東西、撿鑰匙兩次的狀況,應該可以更快。

美彤比賽照。

簡短感想

整體而言算是參加過最嚴謹有序的路跑,起跑順利、補給充足、里程數明確,觀眾加油也最多,但個人判斷的失誤如賽前放棄寄物、穿著輕便受寒,練不夠被三座大橋摧毀等等,留下成績不佳的遺憾,希望往後繼續加強、有機會能再來挑戰!

最後要感謝美彤和父母的支持和好友們的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