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紀錄!31度氣溫下跑馬拉松

文:呂美娟
出處:1981年民生報
 
田徑女傑紀政在馬拉松選手頂著大太陽,陸續跑進桃園縣立體育場時說,『現在氣溫是攝氏三十一度,我們可能創了一個世界紀錄--在最熱的天氣中比賽馬拉松!』

這不是一個光榮的紀錄。

眾所周知,最適於跑馬拉松,也最有利選手創造好成績的天氣,是攝氏十五度左右的涼爽天氣。而歷年來我們的區運馬拉松賽,選手都得在長程競逐中對抗另一頑強的敵人─熱浪。

台灣區運會的日期或許不容易更動,改在較適於馬拉松賽的二月間,但是大會如果能真正為選手著想,實在大可不必讓大夥兒八、九點出發,而在正中午跑返田徑場,因為這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

昨天的天氣不只是氣溫高、濕度大,還沒有一絲風,整個馬拉松又幾乎沒有一處陰影。難怪每位選手跑回來都顯得筋疲力竭,也難怪李開志、盧瑞忠等成人好手不得不半途而廢,而蒲仲強會跑出他八歲以後最慢的馬拉松成績。

蒲仲強是訓練有素的馬拉松跑者,他的爸爸蒲大宏說,若以平時的情況,蒲仲強前十公里還不必喝水,昨天他卻八、九公里就開始口渴,而且一路喝了不下二十次,沿途還澆了好幾次水。

到二十五公里和三十公里之間,蒲仲強開始感到胃部絞痛,蒲大宏叫他別跑了,但是憑著堅強的意志力,蒲仲強雖然必須停下來走一陣子,還是克服一切困難,跑完全程。

這些現象,都顯示出蒲仲強受熱天的影響很大。他平常練習的環境都是攝氏十五度左右。

蒲大宏開玩笑說,要是讓美國的羅吉斯或蕭特來參加昨天的馬拉松,他們大概都沒辦法跑完。

他和英國的攝影家湯尼達菲都記得,有一年在墨西哥舉行十公里賽跑時,氣溫也非常高,大約攝氏三十五度左右,結果田徑場上一萬公尺跑出二十七分二十二秒五世界紀錄的亨利.羅諾贏得冠軍,成績居然三十八分多!.

蒲大宏說,可見天氣酷熱手對選成績的影響有多大!他說,如果不是那麼熱,他相信昨天馬拉松選手的平均成績可以快十分鐘。他說,看來我們馬拉松的水準應該比目前的紀錄所顯示的要高一些,因為我們主辦馬拉松賽的當局,沒有給我們的選手創造好成績的機會。

台灣區運動會從民國三十五年省運以來就一直在十月底舉行,雖然屢有改期的呼籲,事實上真的要改期可能並不容易。但是,這其中還有變通的辦法--如果避開一天中較熱的中午,讓選手們於下午三、四時左右出發,回程天氣已經愈來愈涼爽,選手跑來必然輕鬆得多。

辦運動會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創好成績。為了讓區運馬拉松選手有創好成績的機會,今後比賽的時間應當挪後,實在不能再讓他們頂個大太陽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