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跑小將--蒲仲強(Wesley Paul)--08

縱使冰天雪地,蒲仲強依然在全家人花了兩天時間挖掘的跑道上練習
(圖片來源: 運動熱線網)
 
 
 

撰文:臺灣長跑競技網 KC (2011/8/20)

 
(八)     區運會登場
 

蒲仲強每次回國都是利用寒暑假空檔,從來沒有在台灣體育年度盛事台灣區運動會期間回國,因為那段時間都是學校上課期間並沒有假期。1981年正值中華民國建國七十周年,政府為了擴大慶祝便廣邀旅居海外華僑參賽,全國田徑協會總幹事紀政邀請蒲氏父子有無可能回台參與台灣區運會,蒲氏父子也欣然答應。

 

19819月,蒲仲強在參加美國之心馬拉松(Heart of America Marathon)之後開始出現膝蓋下方肌腱酸痛的現象,並持續了一個多月。紀政對蒲仲強的情況深表憂慮,她認為這一症狀對運動員不是好現象;紀政以關懷的心情寫信給蒲大宏,希望蒲仲強能好好治療,免得影響長跑前程。蒲仲強九月底原本應邀參加一場十英哩賽跑,因腳傷只好婉謝;但蒲氏父子仍決定十月底請假回台參加台灣區運會。

 

建國七十年區運會在桃園盛大展開,最初蒲氏父子因蒲仲強腳傷初癒希望可以改跑一萬公尺,不過礙於許多喜愛蒲仲強的民眾希望可以親眼目睹蒲仲強在國內跑馬拉松,蒲仲強最後仍決定參加馬拉松賽。比賽當天上午八點五十分鳴槍起跑,三十多度的酷熱天氣使得27位參賽選手只有14位能跑完全程,許多名將紛紛退賽,其餘選手們到達終點時都是正午時分前後,比賽結果馬拉松之王陳長明以2:41:22奪魁,蒲仲強以3:28:4213位完賽

 

這是蒲仲強第一次在這麼高的溫度下跑馬拉松,怕熱的蒲仲強在途中不斷的喝水,沿途有些熱心的民眾將整桶的水往蒲仲強身上潑,而他的爸爸也不斷的往他頭上澆水;不可否認地,國內喜愛蒲仲強的民眾都很關心蒲仲強到底會跑的如何,這也使得蒲仲強沒有放棄比賽繼續苦撐。同行來台的攝影師Tony Daffy與蒲大宏乘車全程隨行,他認為蒲仲強堅持完成比賽的另一個理由是蒲大宏,比賽全程蒲仲強曾停頓五次,且感覺頭暈、胃痛而體力不支,知果沒有蒲父的支持,蒲仲強恐怕無法完成全程。Tony Daffy後來在國外受訪時曾表示:「我並不以為蒲仲強違反己意地參加馬拉松賽跑,但其父卻扮演了極為重要的催促角色。」「如果是我的孩子,我會叫他退出比賽,可是蒲父--一位大學講師並未這麼做。

 

民國七十年區運會天氣酷熱,熱心民眾沿途將水往蒲仲強身上潑
(圖片來源: 運動熱線網)

 

19823月,蒲氏父子繼在美發起的四站「為勇敢的自由中國人民而跑」活動之後,再度返台主持十站的「為領袖而跑」活動,全美路跑俱樂部聯盟RRCARoad Runners Club of America主席寇凱撒夫婦這次還是隨行來台,寇凱撒夫人還奪得多站女子組冠軍,而當時感冒的蒲仲強仍抱病完成十站的路跑。

 

1982年台灣區運動會在台南市舉行,蒲仲強再度應邀回國並參與一萬公尺賽事。這年區運聖火引燃由三個人持火把共同點燃聖火,這三人分別是代表海外的蒲仲強、金馬前線的翁明珠、及國內女子短跑好手沈淑鳳,象徵海內外永結同心及三民主義的精神

 

蒲仲強在國內首場萬米場地賽開跑,而蒲仲強卻沒有下場角逐,大會與蒲氏父子聯繫出了問題,蒲大宏並沒有拿到秩序冊而弄錯了起跑時間;大會為了表示歉意,邀請蒲仲強以表演賽性質參與女子三千公尺競賽並頒給他一幅「體壇之光」的匾額作為紀念,最後蒲仲強以10:10.9領先女子組冠軍六秒抵達終點

 

蒲仲強自1978-1987這十年間曾多次回國宣揚長跑運動,每次皆下場參與跑步運動,也舉辦了幾次的邀請賽,不過1981年及1982年兩屆台灣區運動會,卻是蒲仲強在國內正式比賽中出賽僅有的兩次。
 
歷史剪報:
 
Ø       聖火傳遞完成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