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歹徒哄騙挾持蒲仲強 聯邦調查局介入偵辦

文:姚志剛
出處:1981年民生報
 
遭受左派份子誘拐挾持的旅美長跑小將蒲仲強目前受到美國警方保護,安全無虞,今後仍將穿著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運動衣,為國爭光。

蒲仲強的父親蒲大宏博士在越洋電話中表示,蒲家人愛國的決心永遠不變,他們所摯愛的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

蒲大宏說,蒲仲強是在上星期二(本月十日)晚間被左派份子帶走,一起生活了三天才被放回家。經過情形大致是這樣的:

當天蒲仲強在他所就讀的米蘇里大學肯薩斯城分校有兩堂課,上完電腦課後,中間有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然後要到另一幢大樓去上微積分課。

蒲仲強利用休息時間隨意走走,遇到幾位中國人,自稱是學校的同學,和蒲仲強攀談,然後就在他們的安排下被帶走。

他們把蒲仲強帶到他們住的公寓去,像大哥大姊一樣哄騙他,假意疼愛他,不放蒲仲強回去也不讓他對外聯絡,直到第三天才放蒲仲強走。

在這段時間內,這些左派份子不斷利用機會灌輸蒲仲強毒素思想,想要改變蒲仲強的愛國情操與忠貞的態度。

蒲仲強當天沒有回家,蒲大宏夫妻非常擔心,四處尋找,找不到後,蒲大宏即向警方報案,尋找「失蹤」的蒲仲強。

在蒲仲強失去音訊的這段時間,左派份子還打電話給蒲大宏,假裝是不知情的第三者遊說蒲大宏去大陸。

蒲仲強在跑步方面優異的表現,使他在美國體壇頗有名氣,加上失蹤事件不單純,美國聯邦調查局也介入偵查,就在警方大舉出動尋找蒲仲強時,也許是左派份子,察覺苗頭不對,連忙把蒲仲強放回家去。

美國聯邦調查局人員與當地警方非常重視這一事件,蒲仲強的同班同學全都被問過話,也在學校中,當地的華人社團中進行廣泛的調查。

聯邦調查局人員相信這是一件帶有政治色彩的事件。聯邦調查局人員表示,蒲仲強一向穿著繡有中華民國國旗的運動衣跑步,締造優異的運動紀錄,他年紀小,聽明而且成就高,已成為反共的標誌,自由中國的象徵,因而遭受左派份子的挾持。

由於左派分子有計畫的安排,蒲仲強回家後,無法在警方人員的協助下找到他被帶往的公寓,更無法找到那些左派份子。

蒲仲強就讀的米蘇里大學肯薩斯城分校,位於肯薩斯城中最雜亂的一區,環境很複雜。

在這次事件中,左派份子也遊說蒲仲強加入左派的政治社團,蒲仲強不為所動。

在蒲仲強失去音訊期間,蒲仲強的母親每天哭泣,蒲大宏則心亂如麻,無法上班教書及作研究工作。蒲大宏表示,他們一家整整一星期有如生活在地獄中。

在當地這事件影響很大,美國法令規定十七歲以下的孩子,不能在報紙、電台的犯罪報導中出現,當地的報章雜誌雖然沒有刊登蒲仲強失蹤的新聞,但是當地的新聞界沒有人不知道這件事,當地的中國人也都知道,學校中的教職員、同學與同學的家長也都知道。

美國警方對這件事的處理感到棘手,因為蒲仲強家人並沒有受到威脅,也沒有被勒索,而且左派份子用的手段經過縝密的計畫,假裝以友人、仰慕者的姿態接近蒲仲強,連哄帶騙把蒲仲強帶走,還擺出偽善的笑臉對待蒲仲強,對他「照顧」得很好,警方感到無法以「綁架」的罪名進行偵辦。

另一方面,這也不是一件單純的「失蹤」案子,無論聯邦調查局及當地警方,都了解這事件中帶有政治色彩,具有某種政治目的。

蒲大宏表示,他正在研究是否要向法院提出控訴,因為這事件本身雖然披上了巧妙安排的外衣,遮掩了罪行,可是蒲大宏和他太太的精神上遭受了嚴重的打擊與損失。

蒲仲強的母親整日以淚洗面,蒲大宏無法工作,這些打擊與損失,都是難以彌補的。

蒲仲強以十二歲的年齡,就能在大學中研讀微積分與電腦,證明他是極聰明的孩子,蒲仲強被左派份子拐走後,曾要求打電話回家,但他們表示公寓裏沒有電話,蒲仲強表示要回家,他們就以各種理由拒絕,歹徒就利用機會灌輸左派思想,蒲仲強才知身處危境。

蒲大宏表示,在這件事之前,常有一些陌生的中國人假裝以同是中國人的態度打電話給他表示友好,並在言語中遊說他帶蒲仲強去大陸。

去年,還有一個香港某週報的美國籍編輯也到蒲大宏家去訪問,借機拉攏蒲大宏父子去大陸。蒲大宏感到,前前後後這些事情都是相關連的。

由這些事情,有理由相言左派分子早已注意蒲大宏父子了,而且不斷地利用機會,用各種陰謀手段要蒲大宏父子去大陸。

蒲大宏表示,他甚至懷疑本報記者與他通的越洋電話,有可能被左派份子錄了音,蒲大宏在電話中仍堅決地表示,他們是來自自由中國,他們熱愛的是自由中國,這個態度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這次左派份子製造了蒲仲強失蹤事件,目的也是對蒲大宏心中造成威脅,然而左派份子不敢用激烈的手段,因為這樣反而會收到反效果,所以一當警方全面偵查尋找的時候,他們立即把蒲仲強放出來。

目前蒲仲強與其家人每天都有警方派便衣人員保護,蒲仲強上下課,甚至轉換教室,蒲大宏都親自接送。

上個月蒲仲強回國參加慶祝建國七十年區運馬拉松賽,回美後每天保持較低的練習量,大約一天跑十五至十六英里,蒲仲強被左派分子拐走的幾天,蒲仲強的功課落後很多現在蒲仲強每天都忙著功課,不過仍然抽出時間練跑。

蒲大宏博士表示,今後左派分子仍然可能繼續給他帶來麻煩,但他們決不害怕,他們以中華民國的一分子為榮為傲,繼續為國爭光。

本月廿八日,在南加州將有一項華裔青少年的運動會,蒲仲強仍將穿著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運動衣參加比賽。

下個月廿七號在米蘇里州的聖路易市,還有一項「為勇敢的中華民國民眾而跑步」的活動,蒲仲強也會帶著國旗帶頭跑。

目前,肯薩斯市警方仍在調查蒲仲強的案子,但是蒲大宏不敢確定警方是否會將這個案子當作單純的「仰慕者的邀請」來作結論,或是當作有政治陰謀的案子擴大辦理。

蒲大宏在越洋電話中堅決地表示,無論情況如何,無論左派份子是否繼續為非作歹,他們摯愛中華民國的態度與忠貞信念決不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