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仲強返美 回國掀起一陣跑風 臨行留下幾點建議

文:呂美娟
出處:1980年民生報
 
旅美長跑小將蒲仲強這次回國,又旋風式地在全國各地掀起長跑運動的高潮。不管是在金門前線,在繁華的都市或在純樸的小鎮,每站比賽,都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民眾。

長跑的人愈來愈多。是個可喜的現象。但是不可諱言的,我們辦比賽的知識還很貧乏,參加長跑活動的人未經組織;為了使這股熱潮發展成推動長跑運動的持久力量,蒲大宏博士一再建議成立「路跑協會」,並特地邀請美國路跑者俱樂部(RRCA)會長寇凱撒夫婦,來華了解我國路跑運動的現況。

經過十站的「團結復國長跑」及一次「早安晨跑」,蒲大宏和寇凱撒夫婦共同的感受是,如果把這些活動看成群眾的愛國運動及全民運動的展示,那麼是非常成功的,但是如果以長跑比賽的角度來看,卻顯然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

綜合寇凱撒和蒲大宏的看法,有嫺點值得主辦長跑比賽的單位今後特別注意的:

第一,賽前的籌畫時間應更充裕一點,最好能有二、三個月的時間,把比賽路線的實際長度,上坡和下坡的比例,每公里的計時,及終點計時等準備妥善。像幾站比賽原先宜佈距離為五公里,一跑下來卻發現有七、八公里,這對訓練有素的老長跑迷來說,是很不利的--賽前提供參加選手正確而詳盡的路徑資料,應該是最重要的基本工作。

第二,在公路上跑步,一定要有交通管制,比賽的那段時間內,除了前導車及救護車,應該不准其他車輛夾雜在跑步的人群中。一方而是保障跑者的安全,另一方面是避免車輛排出的廢氣污染空氣,使跑者呼吸困難。

美國的紐約市交通繁忙,但是在一年一度的紐約馬拉松賽舉行時,綿延二十六英里的路徑,在比賽進行時完全關閉。據寇凱撒說,剛開始紐約民眾曾抱怨馬拉松賽造成交通不便,但習以為常後,他們反而把馬拉松賽看成嘉年華會一樣的盛事,乾脆以欣賞的眼光共襄盛舉。

第三,應嚴禁選手抄捷徑或是搭便車以超前。注重運動精神的選手,最痛恨的大概就是有人以不正當的手段取得勝利或騷擾領先的選手。偏偏在這幾站名次並不是很重要的長跑活動中,就發現有些求勝心切的人採取了這個方式,連蒲仲強都為之搖頭。

第四,由於參加的人數龐大,行動不好控制,主辦單位在比賽前對規則的解釋,出發時間及地點更應當掌握好。

有一次比賽,因為出發時間沒有掌握好,人群中有人不等發令槍響就向前衝,馬上有其他人盲從跟進,結果跑到開導車的前面,使比賽無法順利進行。

第五、長程路跑在沿途及終點處設置給水站是絕對必須的,比賽後也有必要給優勝者小小的獎勵。這些支出,可以從報名費中取得,或者由主辦單位找工商界贊助,並適度地給予贊助者一些廣告的機會作報酬,這是很合理,也已經是很普遍的做法。

除此之外,有關路跑者醫學常識的提供、訓練的方式、比賽的策畫和標準路線的檢定……,都是今後我們發展長跑運動勢必會面臨的問題。蒲大宏博士在晉見蔣總統經國先生及拜會李登輝市長、全國體協理事長黎玉璽時,都一再主張成立「路跑協會」,為的就是給合裏家們的力量,把我們的長跑運動,從「量的增加」,進而「質的提高」,成為一種持久性、有組織、有計畫和有目的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