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事比大團結更重要? 計程車裏令人感動的一幕

文:蒲大宏
出處:1979年民生報
 
蒲仲強和我自松江路叫了一部計程車回農安街的家裏,司機是一位濃眉大眼的山東大漢。他看到了我們一手是行李,微笑著說:

「從那兒回來的,老鄉?」

「剛從美國回來。」

汽車突然間減慢了速度,這位山東老鄉脹紅了臉說:

「卡特這個傢伙,真不是東西。為了自己的好處就忘了朋友,這算是什麼朋友啊?!他使盡了壞勁要害我們國家。你看看吧,看看我們是不是比以前更團結,更愛國,更進步!現在我們更知道自己的政府和領袖是對的。他們越弄我們,我們越行。我們中國人什麼都不怕,只要團結在一起,誰也弄不倒我們。」

我告訴他,雖然卡特是個勢利鬼,是個出賣朋友的小人,但是極大多數的美國人,都對他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恥,也很關懷我們,因此卡特在多方壓力之下不得不對他原先的計畫有所改變。我們國家的安全沒有問題,同時,只要我們團結,收復大陸是絕對沒問題的。我們雖然失去了一個朋友,但是我們卻更認清楚了自己。我們知道自己的政府是有原則的,領袖是愛民的,國策是正確的。相反的,我們也認清楚了敵人。訪問大陸的美國記者在有較多的時間可以多瞧幾眼時,才知道真正的中國大陸要比非洲國家在交通、衣著和人民生活水準上更落後。有趣的美國人半諷刺地說:「卅多年來,中共一直要打倒美帝國主義。時值今日,雖然沒打倒,反而要向這個『紙老虎』來借錢給他們修旅社,反而要這個『紙老虎』送米麥來餵成千萬饑餓的人民。」因此,我們雖因卡特政府的獨夫政策而失去了一個朋友,我們卻取得了一場更大的勝利。我們清楚地知道共產主義根本不適合中國的傳統、民情和文化。共產主義在中國根本沒有價值,而共產黨卻使中國人越來越窮,使中國大陸和非洲大陸在生活水準上同樣的低落。至於建國那更談不上了。美國記者說:「東北重工業的機器是一次世界大戰後捷克製造的粗製品。中共的農產品仍靠最原始的人工,而中共的軍隊在裝備上比西方落後半個世紀。」

我告訴這位心地善良的中國老鄉說,海外的僑胞空前的擁護政府。尤其是旅居美國的僑胞,他們深深地知道美式的自由生活和自由中國的民主生活相近,和大陸上的共產生活,卻有天壤之別。他們熱愛自由中國的鐵證是他們了解自由中國的生活方式是他們生活方式的藍圖:自由的經濟,自由的選擇職業,自由的生存。今天我們的勝利是一種「質」的勝利,是一種「核心形」的勝利,而匪的失敗卻正是在這兩方面的失敗,北平的人民在夜間偷貼大字報問共產黨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資源和人民而弄不出像台灣一樣的經濟和人民生活水準來?國內的同胞們,今日我們的勝利,實在是共匪崩毀的前奏。當前我們的挫折,只是接近黎明前更黑暗的一剎那。只要我們忍耐住這一剎那,成功會很快地來臨的。

我們需要團結,只要我們團結,我們就會擊敗敵人,只要我們團結我們就會更繁榮和更進步。我還要繼續說的時候,司機先生一眼看到坐在他身後的蒲仲強。

「你不是蒲仲強嗎?好小子,你是咱們中國人的好榜樣。真累了你啦小老弟!我們一定團結,一定要打倒共匪。」

這位山東老鄉把車子不覺中停在中山北路三段路中央,而後面的車子卻成了長龍,弄的車鳴不已,他卻從從容容地說:「真是他媽的,按什麼喇叭,有什麼事比大團結更要緊。」

到了家時,這位老鄉再三不收費。說什麼都不要錢。「小老弟千里而來為團結而跑,又生了病,車錢我怎麼能要?!」爭執了許久,只好請他吃個蘋果。大家才在再四珍重下揮手再見。坐計程車老闆不收費在高雄也是這樣,國內同胞這種新團結的現象真是令人感動。

自由中國將像全世界上最好的馬拉松運動員一樣成功的跑到終點。別為了幾點小挫折而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