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有好多蒲仲強

文:蒲大宏
出處:1979年民生報
 
團結跑步的第二站在屏東舉行。清晨五時許,我們自高雄抵達屏東體育場;薄霧迷茫,籠罩在綠油油的大地上。好一片春色!雖然時間尚早,操場上如潮一般的人群已經川流不息地在移動著。南台灣像北台灣一樣地有生氣、一樣地有活力,這些人群比起歐美好運動的人們來,一點也不遜色!

在人群中,我吃驚地發現一群赤著腳的小孩子,膚色黝黑健康,眸子分明,一個個精神飽滿、天真活潑。旁邊觀眾說這些小朋友們來自霧台,是田徑場上的能手。

比賽開始後,我和另一位老師乘坐在一部機車上,在湧進的大軍中,我發現了這些跳躍的羚羊,他們步子很穩健,手部擺動度極適中,給人的印象是耐力雄厚,天資獨厚。「給我兩年的時間」,我私下在想著,「這些小朋友將是世界級分齡選手的冠軍。」我知道,因為他們的資質一點也不比蒲仲強差。

果然不出所料,他們取得了少年組的前六名。當我把獎品放到他們向前伸出的小手上時,我可以感覺到那份喜悅的顫抖:情不自禁地,我撫摸著他們汗珠滿佈的前額,「加油啊!要好好地加油!」孩子們望著我,慢慢地點點頭。當時我的內心充滿了無比的內疚。這些孩子們都是我們未來的主人翁,他們將在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旗的襯托中,發揚出黃帝子孫的優秀傳統,使我們的國家民族揚眉吐氣!

蒲仲強這次回來的另外一個目的就是將一枚美國少年奧運的金牌,贈送給一向「以民為主」的領袖,希望我們將運動的眼光「升格」到自己的孩子身上。同時也將「少年奧運」的觀念落地生根在自己的國土中,使我們這個世界的生存的獨立性建立在依賴自己,發展自己及健全自己的心理狀況中。我們「自強自立」之後,沒有任何外來的勢力可以孤立我們,可以破壞我們,可以迷惑我們。相反地,我們這份自強的精神才是粉碎敵人的基石。先總統蔣公的「克難自立」的精神是我們今日經濟起飛、社會安定的出發點,而今日我們臨危不亂及欣欣向榮的精神,也正是明日粉碎共產政權,收復大陸河山的泉源,把這份精神用在發展國民健康的體育上也是如此。我們今日培養幼苗,推行全民健康,在國富民強的明日裏,我們有世界水準的選手絕不怕沒地方比賽。一個當前值得關切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有一套有系統,有計畫的方法,來培養國家幼苗,來推行全民體育?

肯亞是非洲的一個推行純選手的國家,把好的選手都送到美國去;前些日子我遇到一位肯亞選手,相談之下,他說:「肯亞的選手漸漸失去了民族思想,來了美國多年不想回去。肯亞這個國家變成了為摩門教大學製造選手的地方,因此,我明年要放棄體育,專攻政治,以期改造肯亞的政治系統。」

我們當然不是肯亞,我們有悠久的文化歷史,世界上最奇妙,最偉大的事都在我們自己的土地上發生過。這些事,將在我們復國的基地上再發生。在體育上來說,世界級的選手會在我們的土地上產生。我們所需要的是信心,不是盲目的崇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