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傳奇—雙國籍好手禇孟璁 Part 1 背景簡介

圖文/ 禇孟璁
訪問翻譯/ Bigfish



高中 / 大學 (1996-2003)

年級

週里程

最快越野賽

5000m 

3200m/3000m

1600/1500m

HS-1

40-60k

17:54 (5K)


10:22 3200

4:47 1600

HS-2

40-60k

17:27 (5K)

16:52 (5K路跑)

10:12 3200

4:28 1600

HS-3

50-65k

16:17 (3mile) 



4:32 1600

HS-4

50-75k

16:38 (5K)

16:12 (3-3.05?)


9:54 3200

4:27 Mile

College-1

75-95k


16:00 5000m

9:22 3000

4:05 1500

College-2

80-115k

26:58 (8k)




College-3

95-130k

26:50 (8k)

15:52 5000m




年份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總里程(km)

3523

4376

5118

6013

4201

7301

8761

3578

週里程範圍(km)

60-120

65-165

85-162

115-177

120-200

130-240

165-225

180k-242

週里程平均(km)

67.5

83.7

98.2

115.8

81

140

168.9

178.6

馬拉松最佳

2:52

2:46

2:42

2:37

2:37

2:28

2:22

2:21

半馬最佳

1:15

1:14

1:12

1:10

1:10

1:07

1:06

?


Part 1 - 高中(1996-2000)

我收到學校教練的邀請後加入越野賽跑校隊,本來以為我是班上1英里跑最快的原因被邀請(6:10),後來才發現,所有沒有加入其他校隊的學生都收到了越野賽跑教練的邀請。

我的校隊訓練相當重質不重量,越野賽跑教練的訓練深受傑克.丹尼爾(Jack Daniel)的影響,注重心律訓練、跑山、間歇);不過田徑隊教練(不同教練)則要求我們跑大量的田徑場訓練。

Q: 你加入越野賽跑隊時是幾年級呢?

A: 當我收到校隊教練邀請並加入開始訓練時是高中新鮮人 (freshman) ,在美國算9年級,在這之前我自認沒什麼運動細胞,沒想過會成為一個跑者。不過6~8年級時我確實很享受每年一、兩次體育課的1英里測驗,因為那是少數我能比那些比較有運動細胞的足球、籃球校隊隊員強的時刻(當時我在學校被歸類為安靜的亞洲宅男,哈哈)

Part 2 - 大學(2000-2003)

我上大學本來並不打算加入校隊,不過在一場路跑賽後,受到校隊教練邀請,以「非獎學金」(walk on)的方式加入。我大學的里程數比高中多,但無法融入校隊的訓練系統,大三賽季結束前就退出校隊。

Q: 大學校隊的訓練系統?哪一部分讓你適應不良?

A: 其實大學的訓練並沒有與高中有太大的不同,不同在於里程數的增加(如上表所示)。不過間歇訓練強度更大,而且教練要求我們穿釘鞋跑,訓練大致如下:

週一 - 60分中等速度/漸速跑

週二 - 田徑場強度訓練 或 乳酸門檻訓練

週三 - 40-60分輕鬆跑

週四 - 田徑場強度訓練

週五 - 30-50分輕鬆跑

週六 - 比賽

週日 - 20-25km長跑

我想太頻繁的強度訓練讓我難以恢復,我也很不明智得把輕鬆跑配速設定在4:20/k以內,因為當時受阿普 (Steve Prefontaine) 傳記的影響,他認為任何慢於3:45/k的配速都等於沒用,所以我自己換算我應該跑的輕鬆跑速度 (比5k慢37.5秒/k)。綜合以上因素(穿釘鞋跑課表、課表強度更大、一週三次強度和比賽、更快的輕鬆跑)造成我適應不良且受傷。

Part 3 - 游移期(2004-2008)

這期間我都自己跑,週里程因忙碌程度或大小毛病從0到100k不定。2004-2006將近18個月,我的右腳因為神經瘤所苦,這期間我跑得很少。2006年在有限訓練下我參加了芝加哥馬拉松,但犯了很多初學者較會犯的錯誤,以3:07勉強完賽。

2007年,我持續摸索但都得到很挫折的結果,芝加哥馬拉松賽前一個月,還傷到足底筋膜。後來我因為工作忙碌和吃很多垃圾食物,2008年中時,我已經比大學時的競賽體重還重20kg。

Q: 是否可談談你2006年芝加哥馬拉松犯下的「初學者錯誤」?

A: 1. 練不夠(不過這應該是比賽前的錯誤)

2. 那天氣溫很低,我只穿短袖短褲站在起跑區,沒有任何賽前防寒衣物,而且站了一小時!

3. 我當時以為喝水或運動飲料是初學者才會喝的,所以在25km開始覺得累之前,我都沒喝任何水或運動飲料。

4. 我的配速還滿差的,我記得賽前計畫是破三小時,我從約4:16/k開始跑,5-6km之後我開始加速,結果32km時撞牆(官方紀錄)。

Q: 這個時期你學到了哪些訓練或生活方面的教訓?

A: 這段時期我並沒有很穩定持續跑步,有時我一有動力就拼命得跑個幾週、幾月然後受傷,長時工作、吃很多垃圾食物、不運動達數個月;記得最低點是某天晚上,我跟一個朋友征服了某家拉斯維加斯的自助餐廳後,我站上磅秤發現我已經將近90kg。現在回首,我認為缺乏持續性、正常的訓練心態是我無法成功和保持體能的主要原因。

Part 4 – 重建期(2008-2013)

2011年波士頓馬拉松

我重新開始跑,並以持續跑步的健康生活模式為目標。隨著體能逐漸恢復,我嘗試重返賽場,但為了避免和學生時期做比較,我選擇專注在半馬和全馬上。我把個人最佳堆進到半馬1:10、全馬2:37,但在準備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時受傷、為髂脛束摩擦症候群(IT Band Syndrome)所苦數月。

Q: 什麼原因讓你下定決心重新練回來?

A: 我並不記得是否有那像電影或偉人傳記中那大徹大悟的「一刻」,我記得2006-08年期間,我經歷了一段為了某場比賽狂練而受傷中斷的循環,諷刺得是,那應該是我體能下降的主因,哈哈。2008年六月時我重新開始跑步,但退化到6.5km要花40分才跑得完,當時唯一的目標是建立規律運動的習慣、把體重減下去。這次我跑步、交叉訓練三、四個月後才開始真正嘗試一些「快」跑(像是嘗試在跑步機上跑3:45/km達1.6km之類的),我非常緩慢得重新開始跑一些更快的配速,五個月後(11月)我參加了一場8km的比賽,站在幾千人之後起跑的情況下,我仍然在30分以內跑完,也重燃了競技的慾望(一個月後我跑了一個16:46的5k,不過後來才知道短了120m)。

總而言之,轉換心態、放下競技的想法,耐心得建立一套自己能持續進行的模式,讓我順利得練回來;現在我仍然非常謹慎得避免過度訓練,雖然我偶爾仍會連續一兩週冒點險(如一週跑240km),不過我似乎已經抓到不逾越過度訓練界線的訣竅(或純粹是運氣)。

Part 5 – 跑進2:30和1:10領域內(2013至今)

當我為髂脛束摩擦症候群復原時,剛好因為太太工作的關係,我們搬到科羅拉多泉(Colorado Springs),當時我又復胖了10kg,5k掉到17分半水準。然而當我在治療髂脛束摩擦症候群時,物理治療師教我做的肌力訓練讓我變得更強壯且更耐操,我發現我能逐漸應付更多的里程數,接下來幾年還能逐漸增加!

搬到科羅拉多泉半年後,我將個人最佳推進到1:08:12和2:28:43;再接下來的12-18個月中,又推進到1:06:07和2:22:43。2016年,隨著訓練和體能逐漸精進,我感覺到一個大好時機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