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全大運風雲人物 陳宣任

訪問 bigfish 圖文提供 陳宣任



2014年大運會後至全國田徑賽的訓練狀況如何?

訓練的狀況不是很穩定,因為暑期除了原有的家教外,又加上一周動輒四五天的法律課程,訓練時間被壓縮,或者要訓練時的身心疲勞不時有之。




全國田徑賽應該是第一次在公開組賽事的進決賽吧?有何不一樣的感受?領跑是個人習慣還是戰術運用?

高一曾經進過全國中等學校田徑錦標賽800決賽,高二曾經進過青年盃800m決賽,大一全運會4x400接力決賽。

在一般組很多時候像是在跟自己比賽,整場的節奏都要自己掌握,獨跑成績如果太難看,即便金牌自己也會覺的表現不理想。公開組的強度雖然比較高,但是因此我比較放得開、壓力比較小、更享受比賽的氛圍。



全國田徑賽後的冬季訓練狀況如何?

知道自己可能是最後一年了,因此把大部分的重心都放在訓練上,另外也比較沒有嚴重的傷勢在身,相較於過去這次的冬訓期比較穩定的打基礎。


有別於去年港都盃跑1500m,今年大專公開賽參加400m,是因為訓練上有做不同的嘗試嗎?

當初教練是設定青年盃1500m,大專公開賽400m,兩者都能測試一下。訓練上沒有特別對400m或1500m做調整。


100m、200m正式或非正式成績?

真的很久沒測了…

高中11.6左右


大專公開賽800m挑戰公開組的原因?

一來,如前面所說,競技運動的本質就是不斷超越自己,公開賽更能讓我享受比賽。

二來,有感去年全田賽800m決賽可能就是因為經驗不足(實力也不足…),或多或少造成了不滿意的結果,因此希望有更多的機會能在公開組磨練。

最後,公開組有許多更專業的前輩和學弟,他們也都不吝嗇和我分享訓練及比賽的心得,在追逐夢想這條路上能夠結交志同道合、還比你更優秀的同伴,實在是很激勵人心的樂事。




再度把大運會800m紀錄大幅推進,是否和賽前準備和預期一致?

大運會前的訓練就能感覺的出狀況很好。

對於記錄則是沒有多想,盡我所能而已。

題外話,在開完刀後,每次在腦海冥想自己再次超越自己記錄的畫面,常常覺得自己一定會既狂喜又感動。然而,每次我超越了自己、甚至超越心中設定的目標很多,我大都很平靜。

或許在跑道上,我對於進步永遠貪婪,永遠無法滿足,永遠覺得自己做的還太少,而且永遠有更多比我還要優秀以及努力的人,但我很喜歡這樣的自己,也很感謝命運設下挫折砥礪我成長,很感謝上帝在我最失魂落魄的時候沒有放棄我,感謝主。




國際邀請賽和日本大學田徑公開賽雖沒達到亞洲田徑錦標賽參賽資格,有何新的體驗和感受?

說來有點尷尬,當初大運會其實沒有什麼調整,以大運會以賽代訓,目標放在國邀,希望能拼亞錦賽標準。

然而大運會完後已經感到些許疲勞,休了幾天,國邀前做課表便感到狀態不甚理想。但是能跟尾速和鬥志以及帥度都一決的蔡碩同場競技,十分緊張興奮,最後以0.01秒之差敗北,但比賽如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學到,期待下次交手。

日本大學公開賽,第一次穿上TPE圓了13年來的夢想,很珍惜這個機會。

這場比賽前的訓練狀態,自己和教練評估起來應該是更勝全大運前的狀態,然而或許比賽前段150m領跑得太快,過150m急速減速,這樣的速差造成了身體不適應,也在過700後提前僵硬,最後只能繳出逼近最佳的成績,心中不免有憾。


你在東森新聞報導中(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517/507662.htm)提到全運會志在展現自己最佳表現,是著重在紀錄還是獎牌?是否會影響你的領跑風格?

其實我覺得自己沒有這種風格,只是之前較常比一般組,很多時候是不得不然..

練跑至今,獨自訓練成常 態,常有感我的田徑人生,是一場和自己的比賽,除了場上追求秒數的突破,平時的訓練如何克服偶爾的惰性疲乏、如何做好時間管理、如何克服心中的障礙為自己 豎立更高的要求和目標等等,都是與自己周旋較勁,因此全運會以及全運會前的訓練,我都會以和自己比賽為最高原則,力求1:51、1:50甚至1:50內。


贏得「最強素人」封號,現在你對一般組出生的身份和一般組的看法?

比起嘉哲學長(也是上大學後才更正式投入訓練),除了跑進奧運、各種回饋社會還很有正妹緣,要封我為最強素人實在是太過浮誇。

對於這個封號,除了有點困擾(素人…),有點榮幸外,沒有特別什麼看法,大家不需要刻意的去區別一般組和公開組身分上的差別,大家都是盡力在自己的領域上做好應該做的,對於奔跑懷抱熱忱與夢想。


對於同樣力爭上游的一般組選手,有何建議?

時間規畫、目標設定、全力以赴!


除了參加大運會組別的差別,你覺得自己與於科班出身選手不同的地方?

其實當初升高中時,曾經也滿腔熱血想要讀體育班。後來雖沒有如願,或許也不盡然是壞事。當然,沒有一個競爭激烈的訓練團隊,對我而言比較劣勢;然而生活中 我有比較大的彈性,還能辦營隊、家教、旅行等等,因此我處於不是被動的不得不練的窘境,能夠更主動的調配時間、調合身心狀態,並且主動的迎擊我想做的事 情,當然包含了訓練。



在同一篇東森新聞報導中,你提到開事務所結合實業集團,可否詳談這個概念?

我認為,在台灣,各種體 育的競技成績,之所以無法延續及再提升,有不小部分的原因是受限於從事競技運動訓練的大抵都是學生,脫離了這個身分後,僅有極少數的選手可能可以獲得贊助 或者國家的栽培,才得以繼續追求更高的表現。二來,上了大學後,下一個階段的就業壓力往往影響到選手是否繼續投入訓練的意願,畢竟繼續訓練下去對於就業的 機會大多沒有加分,不少選手就此放棄,

而實業集團的功能就是提 供選手就業機會、培養第二專長,兼延續選手的運動生涯。在日本,體育結合社會、業界的資源共榮共存相當普遍,然而在台灣,競技體育領域的定位似乎時常被單 獨分類,比起大多數的產業依照市場機制運作、調整,體育界似乎十分依賴政府的金援,而無法建立獨立永續經營的環境。

嘉哲學長目前扮演先驅,從LoveShoes還 有日體大測驗賽等等,都是在結合社會的資源,提供選手更多可能性。這樣的工作,需要更多人動起來、改變觀念,打破台灣封閉的體育圈子,與外界有更多動態的 交流。而我想做的,就是假若有一天我的事務所成立後,我可以提供贊助、薪水甚至工作機會,第一種,提供已經位居一線的選手全額的贊助及薪水(比如說全國冠軍、亞奧運選手等),而這些頂尖選手的義務則是在大多的公開賽須要代表事務所出賽;第二種,對於尚未有成績,但經評估具潛力以及學習意願的選手,事務所願意提供一些可以藉由經驗累積的有給工作(例如文書處理),而這些選手白天工作,下午訓練,猶如員工,只是下午被賦予特別的任務,同樣的他們也是必須代表事務所出賽。



關於訓練重質不重量的概念,你如何定義800m有效率訓練質量?如何取捨尋求平衡點?

當初教練考量我可以訓練的時間有限,因此訓練規劃上強度低趟數多的內容幾乎沒有,著重速度和較高強度的速度耐力的練習。但也有意識到自己基礎能力的不足而逐漸改善中,比如增加晨操慢跑的天數。


去年你提到或許在未來會更積極嘗試1500公尺和3000公尺障礙,有任何計畫實行嗎?

3000公尺的部分預計會在成功嶺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