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全大運風雲人物 陳宣任 I

訪問 bigfish 圖文提供 陳宣任


2 下一頁

1. 如何開始跑步並踏入田徑運動?

國小五年級,那時學校運動會一百公尺冠軍(其實只有16秒多哈哈),開始覺得跑很快可能是件有點帥的事情。(但跑了這麼多年的步每次照片都非常猙獰完全帥不起來XD)


國小五年級校運100公尺冠軍

2. 國、高中的訓練狀況和環境?當時對田徑生涯抱持的心態和自我期望?

國中時,因緣際會認識國立體大張嘉澤 教練,他一方面很保護我,每天練習大約一小時左右而已;一方面他強調速度的能力要及早養成,所以我每天的主要訓練內容都是短程衝刺。其實可以說幾乎沒有做速耐,國三的市中運莫名跑了一趟51.84自己也嚇了一跳。坦白說,此時對於田徑的熱愛可能還很淺,只是喜歡勝利的感覺。

高中時進入成功高中,曾經遭遇很大的瓶頸、自我認同的混淆,尤其是發現大家都跟你在做不一樣的事情(玩社團、聯誼、到處去玩等等~),甚至質疑你練這個幹嘛。加上高一課業一直不上軌,不規律的練習讓成績起起落落,惡性循環之下一度想要離開田徑場。

幸運的是恩師徐唯翔 教練,不斷鼓勵我,也給我很大的彈性,經過調適之後,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了解跑步已經變成了我的一部份,跑步讓我的生命有故事,跑步讓我對生活更加踏實,自此對時間的規劃也更積極妥適,終於在升上高二時步入正軌。


高中全中運資格賽400公尺

高中增加了很多速耐的練習,漸漸發現自己八百公尺的表現較四百公尺突出,可惜在高二下狀況正佳時,左腿疲勞性骨折,不得不退出全中運的競爭行列,除了高中生涯800最佳止步於1’59”71外,也留下了此生與全中運無緣之憾。


3. 進入台大後對一般男子組一開始的印象?最初有設定任何目標?

因為高三一整年在準備考試,沒有訓練,研究一下前輩們的表現,只覺得金牌應該是很有機會,但對於單項記錄則覺得遙不可及XD所以剛升上大學只希望能把大運金牌收進來,對於成績、以及到底要以什麼為目標並不明確。倒是和隊友建立革命情感,大一就發誓有朝一日要把大運會一千六百公尺接力的記錄送入歷史。


4. 2011年初次奪冠後,直到2013年長期為運動傷害所擾的經過?如起因、治療、復健過程?

上大學後,沒有因為變的比較自由反而耽誤了訓練,相反地反而是生活的重心都在訓練上面,然而可能是因為求好心切(像是每次的課表最後一趟我一定會當比賽全開),加上放鬆收操沒做好,導致一直飽受傷痛所苦,2011年那年冠軍其實也只有練兩三個月,因為先前疲勞性骨折復發。

2011年年底,獲選台北市彰縣全運會代表隊隊員,參與四百公尺和一千六百公尺接力的賽事,當時也將個人四百公尺最佳推到了四十九秒,但我想還是太過求好心切的緣故,全運結束後幾乎沒休息就繼續投入高強度的訓練,導致左膝髕骨軟骨破裂,偶爾連走路都會卡住卡住時只感覺膝蓋內的筋肉糾結扭曲一塊,疼痛不已。

全運會與台北市4x400公尺接力隊友合照

求醫的過程,漫長而充滿失望,一來各方診斷結果不一(髕骨軟骨破裂是在最後一位醫師才診斷出來的),二來復原始終不見起色,心中給自己回到跑道的日期一延再延,最後變的似乎遙遙無期,每每隻身在候診室中期待,漫長的等待卻又再度失望。一年半來,前前後後看了不下十個醫生,各種密醫都找了。

一次的巧合中,遇上了台大田徑隊畢業的學長,熱心表示願意幫我照MRI,而後台大物理治療教授 柴惠敏老師又推薦我到台大醫院骨科、膝關節障礙專長的江清泉醫師,帶著MRI的照片和一連串的檢查後,江醫生告訴我這需要開刀,而且是他的臨床手術。

聽到要開刀,又是某種新技術,一時間我有點措手不及,但我只問了江醫師一句話:「開完刀後我能不能回到田徑場?」他說可以,我就毫不猶豫簽下了手術同意書,也沒有和家裡討論。回憶到這突然鼻酸了起來,走出台大醫院我開始泣不成聲,打給父母:「醫生說我還有救,我還可以跑。」

這等待太漫長了,真的太漫長太煎熬了。其實家裡和身邊的人大都強烈建議我不要跑了,當時的膝傷也不會真的影響到平常的生活,我大可不必動刀,但這段期間我深 刻的意識到,沒辦法跑步,我就不是我了。看到了許多國內外選手,手術完也難以重返賽場,我心裡有數醫生說能夠回到跑道很可能只是說說而已,但哪怕手術讓我 重返跑道成功的機率微乎其微,只要有機會回去,我都要一試。

手術前兩天,我又穿上跑鞋,很慢很慢的跑過市區的大街小巷,跑經過許多追逐夢想過的地方,中正紀念堂、成功高中、師大分部想到手術完下一次跑步可能是一年後的事情了,甚至是不能再跑了,突然更加珍惜能夠邁出步伐、喘著氣的時光。

在這段失魂落魄的日子中,我也認識了主,感謝主讓我擁有夢想,感謝主引領著我前進,感謝主始終沒有放棄我。

相當幸運地手術順利完成了,感謝江醫師和多位醫療人員。但這只是開始而已,艱難的還在後頭。手術完隔天,醫師要我強迫復健,我才發現只是一個平抬腳的動作我 都做不來,抓緊爸爸的手掌、咬著牙冒著汗,我終究緩慢的復健中,這段時間特別感謝父母和邱捷的陪伴和幫忙,讓我成功的跨越手術後各種障礙,往夢想一點一滴 靠近。

而後撐著拐杖在學校跳來跳去的日子,也感謝系上、校園中的處處有溫情。

畢竟是動過手術的傷,或許有沒有所謂的全然康復,至今仍每周都要針灸、打營養針等等。


5. 這段漫長的時間心態上有何轉變?

開刀前的期間,在各種聲音都勸我放棄,而傷勢也沒有改善的情況下,讓我開始思考我到底是為什麼不放棄? 跑步對我而言到底多重要、為什麼重要?曾經我只是因為喜歡贏、喜歡掌聲而跑,但隨著經歷的事情越多,我發現跑步已經變成我生命的一部份,我享受每一個步 伐、每一次吸吸吐吐,我喜愛和隊友一起立下目標並一同逐夢踏實的感覺,我喜歡放盡全力後超越自己的感覺。因為跑步,我對生命的起伏和情緒更有體悟,而我的 生命,因為跑步而有了故事。如前面所說,不能跑步,我就不是我了,我不再是為了掌聲和名次而奔跑,我不會再輕易的被旁人質疑的眼光而緩下我奔跑的步伐,不 管是順風或者逆風,邁開步伐跑起來,我,就是我了。


6. 如何調適保持企圖心? 這段時間有任何維持體能的訓練嗎?

這段期間其實沒想太多,只想回到跑道上跑步,談不上什麼企圖心。至於體能的訓練,迫於傷勢實在是力不從心,頂多就是重訓加減做而已。


7. 何時、如何開始重新開始跑步?

手術後約半年,心肺都歸零了,開始及緩慢的慢跑,大概只能跑兩圈操場而已......而且因為手術完三個月都只能撐拐杖,小腿也萎縮了不少。


8. 回歸正常訓練後的進展,在計劃和目標上是否有改變過?重新開始訓練是跟哪位教練和哪些夥伴們合作?訓練環境氣氛如何?

開始極慢跑後(說不上正常訓練),其實也是又期待又怕被傷害XD沒有給自己什麼壓力,所以訓練的進度也十分緩慢,大約過了半年,才真正能開始做一點簡單的速耐課表。十二月開始跟隨明湖國中葉慶年 教練,開始很有計劃的訓練,也把訓練目標正式定位在800(以前其實大都是練四百的課表撐八百),老師也給了我很多新的概念,受益良多。此外,我原本對於配速、節奏沒什麼概念,感謝訓練的夥伴學弟楊智宇(明湖國中/成淵高中)領跑,讓我更快速的進入中距離練習的狀況。

葉慶年教練

出乎意料之外的,我在二月底的青年盃就以些微差距打破個人五年前創下的八百最佳五年都快忘了破最佳是什麼感覺了不久後的港都盃,嘗試了更久沒有接觸的1500m,也意外跟出了四分零七。

至於雖然不常和台大的夥伴訓練,但一直保持密切聯繫,相互打氣,對於千六接記錄的夢想始終沒有放棄。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