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8)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今年暑期哥倫比亞田徑俱樂部取餐。裘馬克斯(Joe Marks)一個人帶來了一百多個人的飲料,有人說他太破費了,裘說:

「如果你們知道這個俱樂部對我生活的改變,那麼我所做的實在太少了。如果我太太不介意的話,我會說我每天為跑步而生活,而且從來沒這麼快樂過。」

九歲開始做微積分

跑步把野性甚大的仲強轉變成一個溫文有禮的小朋友。每天跑完了,他安定了下來,像是打了一針定神劑一樣,他不再像以往一樣大吼大叫。跑步整個改變了他的童年。你會說,「他失去玩泥巴的機會!」我就說,「是的,但他卻自閱讀中尋到了同樣的滿足。」你會說,「他每天跑步,荒廢了功課。」我就說,「你認為如此嗎?仲強在九歲時就開始做微積分,他的智商遠超過比他大十歲的小孩。」微積分中極限的觀念,對大一學生都是一種了解性的突破,但仲強卻在九歲多就很順利的接受了。他今天在數學基本觀念的了解,比我二十七八歲時要強多了。

跑步的人不是不知道肌肉的酸痛,而且更知道心靈充滿信心、希望、樂觀、通達及了解的喜悅。

在紐約街道上跑步

我們轉到紐約大學去跑步時,就不必再去擔憂車輛及狗屎的打擾。由每天半個小時,漸增到四十五分鐘左右。有時候跑完了,也和當地的波多黎哥人及黑人打打棒球。以後我們雖搬到皇后區及長島去住,跑步的習慣已養成了。在皇后區及長島住時,因為那是高級白人區,公園中的草地很廣闊,仲強和我常常有機會做越野性的跑步。有時候,也帶著皮彈弓到樹林中去打松鼠及兔子。

有一次我們在車水馬龍的曼哈頓區三十幾街跑到中國城去吃點心,那是秋天落葉遍地的時候,我們跑到十四街紐約大學的城中部,躲在人群中,一邊吃熱狗,一邊傾聽幾個學生為湊學費的臨時演奏。西洋文化,在這方面實在純樸得可愛。傾聽的觀眾並沒有好奇及同情的心理,他們有時候和唱歌的人合唱,有時候手舞足蹈,高興的話,多丟一、二元笑哈哈的走了。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