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50)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由此可見「體育」的意義仍為我們國家知識份子所誤會。也難怪,因為羅訓導長在管理當年淡江一批批選手時,不知發生了多少有關他們學業的問題。但是仔細想想,所謂體育的真正意義,應該也是「心育」,也就是「道德之育」,由體健,心爽而心誠意正仍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因此「體育」也是「人育」,是培養良好國民的主要途徑。體育的目的是使我們有更健全的身心,以致在心力和腦力上能產生更大的效果。愛默生說:「別叫一個人是一個水泥匠,叫他是一個從事水泥工作的『人』。別稱他是個老師,稱他是個教書的『人』。」

可見我們不論做什麼事,都要先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一個心身健全的人,去運動,因此只是去做其他事情的一個起點,把自運動中奠定的良好身心,自運動中體會的艱苦,自運動中磨練的剛毅,自運動中培養的剛毅之氣用在事業、學業,和報效社會國家上,這才是運動的真正目的。也是我們政府提倡全民運動之宗旨,也是總統說:「看到這麼多人跑步,心裏真高興。」的真正用意。

蒲仲強能做的,中國其它兒童都可以做。因為他的特殊是一般中國兒童的特殊。他的資質是一般中國兒童之資質,他的努力是生長在國家憂患中的中國兒童所應該具有的最起碼的努力。

中國馬拉松小孩的故事並沒有完,這只是一個開端,他和我們國家一樣,都是年輕的馬拉松運動員,是黎明的旭日,是萬丈光芒的初始。(全文完)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