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49)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今後幾年中可以預見的情形是他將在美中西部地方性的一萬公尺以上的距離逐漸進入帶頭的位置,將使現在和他實力相近三四十歲的美國運動員逐漸落後,當他回國時,國內能和他平跑的人數目將減少,甚至消失,如果他在這段時期「夜郎自大」或因「驕」而弛,那將是邁向征服世界大運動員的一個最大的障礙。在這個時期也正是其發育時期,或許是鬧男女關係的時期,其情緒之穩定度也將難以控制,這也可能是造成前功盡棄的原因之一。

八十年代中的世界長跑已經走進暗地職業化的境界,羅吉士在紐約的馬拉松中有接受三萬五千美元的消費費用(Expense)之說,根據考克區,所有被邀請的運動員都接受了紅包,大勢已定,使人有受之無愧之感,這種暗地中送錢,將慢慢公關化,同時,馬拉松的水準將因為這種「跑一次可以吃一年」的鼓勵而提高,我個人認為八十年代男子組的冠軍將會有二小時零五分左右的成績,女子組繼格麗特(Crete Waitz)之後,將會有人跑出二小時廿分到十五分左右的成續來,諸如此類,將使得馬拉松的冠軍更難,更複雜。再加上數以億計的慢跑運動員之廣大根源,鹿死誰手,難以預言,但是蒲仲強將是其中很有希望者之一,這是一個很客觀的分析,希望國內的同胞多多鼓勵他。

這次回國遇到了當年恩師羅萬斯夫婦。我當年和孝嚴寒窗苦讀沒錢吃飯和繳房租,羅氏夫婦雪中送炭,使我們度過難關。羅師母一見了面就像父母一樣地斥責。

「你又要兒子唸書好.又要體育好,一點休息時間都沒有,這樣我可不贊成。弄體育就專弄體育,唸數學就專唸數學才對。」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