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48)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運動員最怕的是「驕」、「惰」和運動職業化。驕的人不能有恒,經不起挫折,因此運動壽命就短了。惰是鬆弛的主因,許多運動員常常因惰而胖,體力和體型上都走了樣,轉回來再想東山再起,已來不及了。除此之外,許多在校的運動員,專搞體育。其它剩下來的時間多半消沉在「我已經很累了」或者是「我已經是個運動員了,別的還管他做什麼」的心理。以這種心理從事這動的人,運動生命也不會持久。升學甚至於升級都發生問題,最後退出學校,帶著一個「老大」的心理踏進社會。處處碰釘子,終於使人生在牢騷中渡過。

蒲仲強沒有這些缺點,因此他的「底盤」很固。使我相信,他的運動生命可能很長。只要他不受傷,他走向世界冠軍的路似乎是平坦的。受傷是一種不可避免的意外,但一般說來,季節性的運動員受傷機會較大,主要是因為非運動季節,他們不運動,運動季節他們加倍運動,使身體、肌肉和筋骨都不能在短期中適應這種突變。由慢跑所培育成的長跑運動員,依其體能升格的角度上來看,他應該一直被視為一個慢跑運動員,因此之故,他受傷的機會較少。

依目前他進展的情形,他十二三歲有跑出二小時三十多分馬拉松的成績來。十四五歲有進入二小時二十幾分鐘大關的可能性。十六、十七、十八歲三年之中,任何一年他都有突破到二小時十分以下的可能性。這段時期,他在體高、體重、和肌肉的發展上都已接近成人,因此隨時都會突破,這是任何人所不能預料的,就好像他八歲時的馬拉松(三小時三十一秒)比七歲時馬拉松(四小時四秒點二)要快出一小時多的情形很相似。這種進步其基礎不是一年、兩年所奠定的,而是多年所醞釀而成的。相同的,自八歲到十六、七歲,這是第二個醞釀時代。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