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45)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回來後的仲強非常非常地疲倦。最主要的困擾就是時差;自台北到加州有十一小時的區別,自加州到密蘇里又有二小時的區別。加上金門的長官們送給我們的三個花瓶,我們隨時要在轉機時提帶著。在東京、舊金山、丹佛(Denver, Colorodo),我們二個人要提五件行李。在舊金山,華航的空中小姐和少爺,幫了一陣子忙,才度過了難關。仲強最累的原因當然是十幾場連續的比賽。這些比賽的地區,每每都有幾個好手,常常造成拉鋸的情形,在許多縣市中,拉鋸完畢後,還會在路邊殺出個赤背露胸的「張飛」型人物來,來陪跑最後幾百公尺,因此常使節省體力的計劃付諸東流。回美之後的仲強,先是昏睡,再是拉肚子。拉肚子的原因可能是飲食物的變換的關係吧。由國內豐富的多元性的食物到國外簡單的單元性的食物,在國外如果主餐是雞,那就是雞和麵包,再喝杯牛奶或咖啡,就完事了。

我回來後,妻忙著把三條菜園中的美式絲果(Green Squash. Zuchini)拿出來給我看,我心裡想:這東西已經這麼老了,要是在國內早就沒人問津了!

我帶他到密大去註冊時,所有微積分的課都滿額了,害的我自系裏跑到註冊組再跑到文理學院,最後那位發卡片的小姐,在經過二天各方連絡後說:「仲強是個特殊兒童,因此我們特別准許他選課,但是教育局常常來視察,如果發現某一班人數過額,會對學校罰款,這個時候你可得來解釋一下這個情形的特殊性啊!」

多謝各方面的幫忙,終於他成功的變成了一個「大學生」。是密大最年輕的大學生,只是在以後冰天雪地的日子裡,我這個司機,又有一番辛苦了。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