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44)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清晨二時,我自夢中醒來,心不停地跳著。電視機上的幾粒墨西哥跳豆在不停地振動,窗外繁星閃閃,我情不自禁的想到自己的人生正像跳豆裏的虫一樣,在黑暗中不停的摸索著,不停的衝。也許蒲仲強是衝出這個限界中的一股力量,但願他已找到了方向。

動是一種德行,動能確定人生的方向;動是生命中最珍貴的。但願蒲仲強終生都能生活在跳動的節拍中,和真善美為伴。

我再望一下書桌上王昇將軍贈送的電子錶,四點多,這是國內的時間,是下午四時許,是同胞們工作一天回家的時候了;或是放學的時候。我似乎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小朋友在屏東市椰子樹成蔭的道邊姍姍而行,又可以看到台北的摩托車大隊轟轟而過,氣勢壓人,但是在一萬二千多哩之遙的異國,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麼的值得留念,這麼地親切,這麼地使人不能忘懷。我們全家人決定,將王將軍所贈的錶上的時間,永遠是國內時間,這樣子我們會永遠和國內同胞心脈相連。

回美快一個禮拜了,這一個禮拜中,我每天早晨一時到二時許起身,或默思、或讀書、或寫點東西。多半的時候都是惦念著國內的一切。好友教嚴和國川臨行時請我吃海鮮,差點誤了班機。在哈哈笑聲裏,有欲哭無淚的感覺。在國內的時候,住嘉年華飯店時,在清晨二時,起來靜坐,以「少年曾合歌,唱盡淡水道」為題,寫了一篇追憶往事的詩,念及今日,好友四散孤燕獨飛,一時之間,悽然淚下,不能自己。國內的同胞只知道我們回來跑步,有多少人知道,在心靈深處,這是一個遊子故夢的重溫。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