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42)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蒲仲強變成了一個體育明星,消息傳來給許多人帶來了休克式的驚奇。他是一個年紀最小而卻從事運動中最吃力的一項運動的第一人。他沒有滿身的肌肉,也沒有龐大的身軀,他是個很文雅,且沒有體育氣息的小男孩。常常跟著他東奔西跑的一些仲強迷多半都說:『我們喜歡他,並不因為他會跑步,只是覺得他很可愛。』他沒有傳統性運動員只運動而不唸書的習慣。我可以很誠實地說,他從沒有因為自己在運動上的能力而驕傲,因為運動自幼開始變成了一種生活的方式,很自然地蛻變成為生活的一部份。

蒲仲強的締造是一種創新,也是一種試驗。在有計畫、有研究以及有恒心和毅力中去追求體力和智力的最高點。大教育家布克.華盛頓(Book T. washington)曾說:「如果我有能力的話,我不喜歡平凡。」平凡的定義不是做大官,而是做大事。大事的定義不一定是驚天動地的事,任何一件事做到好處,做到極致精善之處都是大事。把體能發揮到最高點,把智慧發揮到最高峰是一件美麗的事。美麗的事從詩和藝術的眼光中去透視都是偉大的。

認識仲強的國內朋友們,所見的是一個在群眾中接受歡呼的小朋友,是一個邁著大步向前奔跑的小朋友。在歡呼和掌聲之後是冰點中寒風刺骨,雪花遍飄的大草原,一雙帶著雪片兒不停奔跑的雙腿,和凝結在嘴角上邊的濃濃的呼氣,以及那不停的喘息聲交響著遠天鹿兒們踏破的冰片聲。大地是銀白色的,長天是灰無生息的,心靈是一葉大海上的小舟。在默默的淚點中變的成熟了,堅強了,沈默了。大時代的中國兒女在心坎的深處是壓力重重的,在歡笑中總帶著些愁意。哈曼.麥威(Herman meluille)說:「有些愁竟是智慧的來源。」

去運動的人在事業學業上的成就會更大,因為成就事業的智慧和毅志是一樣的。同一個生命灌注在欣欣向榮的百花之上,百花雖美麗,但是色調和影式卻不一樣。要做好一件小事和一件大事,需要一樣的晝夜不息的精神。蒲仲強是一個新的試驗:好的運動員也可能是一個好的學生、好的國民、好的公務員、好的商人,……好的一切。我應該說更可能才對,但是中國人的美德總是謙虛為首。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