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41)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我在紐約馬拉松中曾經再三研究戈曼夫人邁步的情形。她的上身行直,很平穩,手部的搖擺性不大,但是步子卻很寬,很均勻。主要的著力點是上腳的肌肉,在彈性上面,有故意減少「衝」(Kick)的傾向。這個傾向的好處是保持體力,使氧的消耗和養份的燃燒,都能很均勻而且有系統的受到支配。戈曼和蒲仲強的跑法,在原則上是非常相似的。這種跑法又叫「機器人」(Robat)式的跑法。在原則上幾乎是每一個成功的馬拉松運動員所應該把握住的,因為馬拉松是一件極其出力的運動,如何控制氧氣的使用和「能源」的燃燒,實在是能否跑完全程的關鍵。不過蒲仲強的「機器人」式的跑法又和戈是夫人的跑法也有不同之處。仲強邁的步子在訓練時只張開約百分之七十的闊度,他希望能在這個邁步中能蹬出一個約四十五度的角度出來。這種角度線的上昇,可以增加他的速度。如何能控制這個蹬出的角度線,使其不會減弱長距離所需要的體力是一般教練所熱心研究的。我國目前高中的中長距離選手,似乎很專長於「蹬」,以約百分之五十的中小型的跨步來增加速度,而在體力方面則較弱。當然了,這和他們所跑的距離有關係。以歐美最新的長距離的教練方法應該是先培養體力,再發展槌度。里達這位名教練(Author Lydiard)又說速度跑以不超出距離跑的百分之十為原則。這些教練的學說,在以前民生報中所登出的文章中,已經為大家說過了。

地上的寶藏被掘出來之後需有再幾億的歲月才會再生長出來,油源用盡了有「燈枯源竭」的感覺。但是人這個動物,卻是一個比世界更奧妙的寶藏。人身心中的寶藏卻是取之不監用之不完的。

仲強的訓練多半是依了這些基本的原則。近幾年來,由於他身體狀況往往達到最高峰,因此「一離一易」的觀念,甚至於轉用到「年」上面去。也就是說「一個難的年後面跟著一個較容易的年。難的一年是突破的一年,容易的一年是休養生息的一年。在成績上要求年年都破紀錄的人,最後的一個不可避免的結果就是受傷,這是許多明星運動員身上常發生的例子。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