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39)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我的內人陳建女士賢慧靈巧,對仲強的培養有不可缺少的幫助。她燒了一手好菜,使我們胃口十足,每餐不忍罷手,十幾年來,奠定了仲強自小身體健康的基礎。

當週末特刊(Saturday Review)推選仲強是全美六個超級兒童之一時,我當時的感覺是仲強在運動方面的表現,我的勤於教練固然居功不小,但是他的營養和進食,則是母親的功勞。陳女士忍讓謙虛使我們家庭在和諧中充滿了濃郁的愛,因此,在教練辦不到的方面,仲強都能因母親的愛而受到啟發和鼓勵,在艱難的環境中能鼓起勇氣來完成任務。在許多遠程比賽中,她常常跟著我們東奔西跑,處處照顧,處處關懷,使我們在十哩的奔波中,仍感到舒適。

一般近距離的比賽時,她常常留在家裏,把香噴噴的飯做好,等我們回來後,狂食一番,漸感體力恢復,精神百倍。

家是一切發展的根源,仲強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績,母親的功勞,母親的忍耐,和母親的慈愛是極其重要的。我們的婚姻是南北合。陳建女士是江蘇常熟人,而我是山東榮城縣人,一粗一細,一剛一柔,最初造成了很不調和的色彩。我長大在一個艱鉅的生活環境中,中學在附中的日子裏,常常因熬夜而睡在教室裏,第二天早晨起來,臉上和手臂上常被蚊虫咬幾百口,到醫務室去打清血針。雖然在各方面談不上成就,但是在困苦的環境中學會了吃苦耐勞,不屈不撓的精神。

我的內人是個精細而有計畫的人。四年台大商學系的訓練,使她一雙明亮烏黑的眼睛也逐漸像算盤上的黑珠一樣地轉動著。在大小事上她都喜歡算,喜歡計畫,喜歡再三地去考慮得失利弊。這和喜歡躺在台大椰子樹下看里星,唱歌和吟詩的我是顯然的極端。但是我們的生命卻很巧妙地揉合在一起,在波浪中有個好的舵手,那就是我們彼此的了解和容忍,彼此間深深的愛。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