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34)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有另一位專家在批評長跑時說拉思.韋倫(Lasse Viren)在奧運會上拿了金牌,因為他少年時踢足球。那麼香港和台灣這麼多足球高手中怎麼不見馬拉松好手呢?我所爭論的是我們對新的事物不妨多嘗試一下。一樣事情的利和弊應該從較大的幅度上去著眼。是的,有的人因這動而受了傷,但是卻有一百個人因運動而受益,由此觀點,運動仍是好的。

我記得國內有份報紙的方塊文章上談到慢跑,說這是外國人的玩意兒,說好奇及天真的美國人喜歡新奇的東西,因此跑步之風氣一來了,大家都想試一下,稱其為「一陣旋風」。推展人類文明的基本精神實在是好奇。愛迪生好奇,發明了電,電化了整個世界,使人類生活進入了一個新的領域。好奇是學習和改良生活的主要力量,可以使我們民族返老還童,倘若我們人人能好奇,人人願意去嘗試一下新的生活經驗,我們救國復國的機會會更大。我們也希望能有一二陣旋風給大家帶來新的靈感和新的力量,讓少年人、中年人和老年人都能手足舞蹈的來慶祝生活和生命的奇觀。

仲強八歲時在紐約馬拉松後因為各大報章、雜誌及電視的宣傳,變成了美國兒童長跑的標誌。樹大招風,在美國體育界上所導致的反應是極其複雜的。「體育畫刊」是美國體育雜誌的首要雜誌,在幾百個馬拉松以及幾十萬個馬拉松好手中挑了蒲仲強在年終優秀運動員中表揚,美國觀眾冷靜下來,開始感覺到這種選擇在意義上有當初沒想到的後果。馬拉松是最艱苦的運動,往往象徵一種民族體力及毅力的試金石。白人一切好勝,當然不希望在一個全國風行的運動上被其他民族佔了上風。熱波過後,他們分別在各地尋求和仲強一樣有潛力的兒童長跑運動員,以表示他們的「不落人後」。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