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31)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回到美國之後的仲強,病了二、三個禮拜。當他身體漸漸好轉時,開始再由SLD(慢而長距離的跑)做起。這是仲強訓練時每個單元開始的第一課。在慢步中使身體各部逐漸協調起來。這是一個長跑運動員蘇醒及休養的運動。由慢跑再逐漸地轉到淺坡上去,使快跑的肌肉在默默中恢復功用。兩個月後仲強跑出了醫院坡大賽中最出色的半馬拉松--一小時廿三分。七月份在聖路易又跑出全美國十三歲以下最傑出的一小時跑--十哩一七七碼。耐力和速度都有突起的大勢。馬拉松頗有可能闖進二小時四十分多的大關。不幸的是在八月份準備「美國之心」馬拉松的最後一次試跑中跌進水溝,折斷下踝骨。照了X光後,醫生立刻打上石膏。

這是一段黑暗的時期,因為一年中所有的主要比賽都是在秋季。運動員最怕的是受傷,這是段受煎熬的日子,許多國內的小朋友來信祝他好運,他卻躺在床上,不能行動,一邊看信,一邊流淚。

運動員是世界上頂可憐的人之一。當他們屢破紀錄時,邀請函、道賀信、報章、雜誌爭相刊登他們的故事,他們給新聞記者帶來好消息,給群眾帶來靈感。但是當他們不能再運動時,當他們不再在高峰時,他們立刻成了穿舊了的鞋子,立刻被人遺忘。他們的聲譽完全建立在當時的表現上。昨天的英雄失色得很快。羅吉斯說:所有其他的行業,成了名後,可以坐享其成。只有運動員是在不停的掙扎,一旦失去了破紀錄的能力,一文錢都不值了。

瑪麗.岱克在十四歲擊敗蘇聯選手後,因小腿積水不能再比賽。沈默七年,東山再起,破世界一哩女子紀錄。

「這七年中,只有耐奇造鞋廠仍記著我。經常送我個包包。我的朋友呢?愛顧我的群眾都不知那兒去了。」

當然了,瑪麗.岱克抱怨的話不會為世人所知,如果她沒有東山再起,如果她沒有再創世界紀錄。在體能上達到高峰和在知能上達到高峰所需要的毅力、努力和天賦是一樣的,然而運動員卻不能得到一個基本的生活保障,這是我們社會上有識之士所應該顧慮到的。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