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28)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在新店的第一站中,比賽尚未完,已經是大雨傾盆,回台北時,我們看到民生報的呂小姐打著拿,在雨中向前踱步;講著標準國語的呂小姐自師大畢業才第二年,已經成了新聞界的尖兵。上一次我問她對生活及工作的感想,她一點也不遲疑地說:「不論在那邊,都沒說缺陷的感覺!」呂小姐是台灣人,樸實剛毅,我想她的反應實在是自由中國一般人的反應。對生活和遠景都充滿了信心。在美國我也常用同樣的問題問過許多人。有許多年薪三、四萬的人常常面帶愁容,房子、汽車、家具、保險都是分期付款來的,人變成了這些物質品的工具。生活沒什麼朝氣,這和我們國內人的樂觀正好成一反比。

在新竹的比賽是第二天的清晨。這是個出名的風城,我們到達旅社時已經晚上八點多鐘了。隨行的大衛記番對國內的一舉一動,一草一木都感興趣。我們到了旅社後,他嚷著要出去逛街。我只好答應了他,在街上我們買了許多水果,他吃得不亦樂乎。

「自由中國真比想像中要繁榮多了。天啊!看看這些水果。在美國就是洛克斐勒也不能有這麼多選擇呀。你說黑天走路沒問題?沒人會來搶我們嗎?」

我告訴他自由中國社會安定。在紐約有些地區只要你經過,有百分之百被搶的可能性。紐約的人美其名愛狗,弄得滿馬路狗屎,實際上卻是費狗防身,狗放在公寓中又可以防盜。

我和大衛在新竹的道路上踱著,他不住地說:

「真是世外桃源!你們中國和中國人真可愛。我希望全美國人都能像我一樣了解自由中國。這樣中共不會再欺騙美國人民了。對了,你說有位梅小姐,不是要替我介紹嗎?」

「這位梅小姐就是今天下午在台北碰到的那位女記參。她已經訂婚了。」

「訂了婚不可以做朋友嗎?」

「依我們中國人的習慣,訂了婚就是和結了婚差不多。我希望你以後別提了。」

大衛先生面一自嘆地說:「噢,那位梅小姐非常有吸引力的。為什麼咱們不早幾個月來呢,」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