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27)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仲強的成長和健壯

中華民國青天白日國旗,自海外飛揚到海內。

蒲仲強的成長和健壯是一個有計畫、有決心、有毅力的培養;這個培養正和我們自由中國在艱鉅中求進,不畏困苦,不懼暴力的精神是不謀而合的。國內的同胞深愛著蒲仲強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不易體察到的,那是深理在意識中的一個原因。第一次返國,和回美的旅程中,當車行在沒有邊際的阿里桑那州的大沙漠中時,我一邊開著車,一邊沈思著,從國家到個人,其成說不是形體的大小,而是形體中的精神;我們自由中國雖然在現在的面積小不大,但是我們的精神卻是不屈不撓的。而這種剛毅的精神,和八歲時蒲仲強一口氣跑完紐約馬拉松的精神是一樣的,也許這就是國內同胞熱愛他的主要原因。蒲仲強和自由中國的人民不但是同胞,而且也是同志,大家在不同的道路上發揮同樣的克難的精神,永遠向前邁進。

一九七九年四月我們應高雄市蒲仲強俱樂部主持人張雅玲女士之邀,回台灣參加「為團結而跑」。第一站在新店的一個半山腰中,比賽前天色大變,但是數百個雄赳赳真昂昂的男女少年老幼一點兒也不因為天氣不好而退縮,在半山腰中喘著氣,流著汗不停的向前移動著;自摩西出埃及到印歐民族大遷移。自漢武帝西征到元朝成吉思汗跨二大洲而建立空前的帝國,歷史上的壯舉,歷史上的轉捩點沒有一個不是在人類流汗和奔跑中建立起來的。流汗和奔馳在本質上是人性光輝最基層的結構。莎翁李爾王(King Lear)在走投無路在風雨中赤裸裸地疾呼著:「人豈不只是如此嗎?」(Is man but thus?)這是靈魂和靈感奔馳中達到新境界的表現。喬治希漢說:「跑步和流汗使我有了一個新的積極性的人生觀:我並不太在乎得失,但是當我發現我沒有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事時,我有一種欺神和犯罪的感覺。」一個國家的國民能夠在「跑」和「動」中去追求團結和進步時,這種團結和奮鬥的精神不是任何力量可以動搖的。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