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22)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但是長跑不僅是一種運動,它實在也是一種生活方式。正因為我們都了解這個道理,放棄跑步這個念頭根本沒有發生過。仲強休息了幾天,在傷口停止流血時,就漸漸地又恢復了跑步的習慣。九月底是芝加哥馬拉松,他說他很想再試一次。我們一點也不遲疑地就答應了他。

惡夜追擊蟑螂、蚊子

芝加哥馬拉松在一九七七年大概有五千二百多人跑,是美國和世界上最大的馬拉松之一。我們到達時連個旅社都找不到,只好睡在青年會的房間裏面。我在這兒向國內的同胞做個忠告:倘若你們有機會到芝加哥觀光,千萬別住在這個地方。當天晚上當我關燈準備就寢時,突然覺得鼻尖上發癢,用手一摸,發現情形不對。打開電燈時,才發現在手指中間夾著一個半大不小的蟑螂。為了怕驚動了仲強,只好輕輕地把它丟在垃圾桶中。這一夜,蟑螂突擊隊犧牲了好幾員猛將,不過牠們也不是全沒收穫,因為第二天早上我的身上和臉上有多處紅腫,我懷疑這些蟑螂大軍還得到了臭虫的支援。

這是一生中頂不愉快的一晚。另外一次不愉快的晚上發生在南伊大馬拉松的前夜,因為我們開了旅行車,所以仲強和我把車子停在林邊過夜。晚上因為太熱,不得不開窗子,但是來了美國多年忘了蚊子的厲害。等到記起來時,車子裏大概總有個五六百隻。一時之間轟轟之聲不絕於耳,把頭蓋在毯子裏又太熱了。一夜之間沒有合眼一個小時。而且這些蚊子多半從來沒「吃」過人,我相信從來沒吃過細皮膚的中國人,我那一夜也是終身難忘。仲強的狀況較好,因為他不論冷熱都有蓋被的習慣,因此沒有被整得徹夜不眠。

湖光山色萬里長空

去過芝加哥的人印象頂深的可能是密西根湖水天輝映的美色。白帆點點,在初秋萬里無雲的天色下,像是滑翔在空中的海鷗一樣。芝加哥的西爾大樓(Sears)及其它高大的建築和湖之間只是一路之隔,造成了自然美和現代文明的一個很調和的並存(Harmonious Coexistence)。這是在世界上其他的大都市所鮮有的。我們一大早就離開了這所旅社而駛向得萊大樓(Doley Center)的門口。雖是六點多鐘,但要跑馬拉松的人大部分者到了。多半的人都在做伸展運動,踏步的人也不少,隨行的太太、孩子、情人、朋友三三兩兩的圍繞在這些行將遠征的英雄左右,替他按肩,替他繫鞋帶,遞水給他喝,問東問西,這些英雄們淺笑,時而面色凝重,時而高談闊論。人不論長得多大,總是個孩子,需要這種關懷,和這種方式的自我表達。這是跑馬拉松的人最享受的時刻之一。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