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19)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父子倆一決勝負

因為天冷,而且溫度有時在零下廿幾度左右,我們穿的也特別厚,在幾層棉製運動裝外面再加上軍用雨衣以擋風,初跑時很冷,慢慢地身上逐漸暖起來,我因為戴眼鏡的關係,呼出的暖氣常常在鏡片上結上一層冰,而阻礙了視線,因此常常要停下來擦眼鏡,嘴角邊也常常結上白白的一層霜。馬路上開車的人不時按喇叭為我們加油。這種跑法在歸程體力快耗盡時容易傷風,因為每當速度過份慢時,身體的產熱就不足以禦寒。但是寒冬空氣的清爽比夏季裡的清泉還可愛,而且冬天外面的人少,大自然既潔又靜。

速度跑多半是在室內做的。一般說來是十個四百四十碼,五個八百八十碼,中間夾著許多恢復性的慢跑。時間多半是禮拜三的下午。而下個禮拜就做五個一哩快跑,中間大概有三到五分鐘的休息及伸展時間。仲強的速度跑往往是在一個十至七哩的慢跑之後,這樣他不會全力以赴,以避免因運動劇烈而傷了肌肉。

哥倫比亞田徑俱樂部每二週有一次比賽。距離自五哩到三十公里不等。這種距離的比賽中,一個人不可能全力以赴,否則很容易後勁不繼。因此一個運動員要學會精打細算,才能有始有終。這和仲強以後在大型馬拉松中能把握住時間,能像一個訓練有素的成年運動員一樣地去計劃比賽中的細節很有關係。

最出色的一次比賽

這一年中他跑的最出色的一次比賽是密蘇里大山谷三十公里比賽,他以二小時十三分的成績得了十五歲及以下分組的冠軍,當時他在密蘇里州中已經算是小有聲望的人物了。這個二小時十三分的成績也為他在聖路易報紙的體育專欄上爭得了一點小小名氣。我本人雖是口口聲聲說要如何雪恥,卻只跑出了二小時二十八分的成績。這一次是我們父子兩人真正的一個實力測驗,我當時有些迷茫不知所然的感覺。我們每週訓練的里數大略相似,方法也相去不遠,居然他的進步如此顯著。我想主要是由於運動和發育配合得當的關係。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