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16)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父子同跑有意義

七歲時的仲強,有了約三年慢跑的機會,一入田徑比賽,在動機和體力皆旺的情形下,在九月份參加了全美最艱鉅的馬拉松--美國之心馬拉松。我們一塊兒在清晨六時自市中心出發,二百多個人一陣響聲衝天,在興高彩烈下出發了。跑到第九哩時,接近密西西比河畔的石子路時,他說:

『爸爸,我跑不動了,腳酸的很。』

『別急,慢慢地跑,看看那些野火雞也蠻有趣的。』

我們繼續地跑到伊斯里坡,這是全程最陡的坡,長約一哩,有六十度的坡度,在這個坡前倒下去的好漢,不知道有多少。我們手牽手的跑上去,正好是中點處。喝了幾口水後再跑時,只覺得腳步越來越重。每經過一坡,我們都牽著手,每越過一坡,我們都覺得目的地又接近了,但是腿上的重量卻步步加重。幸好,路邊不時有人替我們加油,不好意思棄權,只好硬著頭皮,握緊拳頭,不顧一切地向前跑。天下沒有事比父子一起跑馬拉松更有意義。一塊兒統計,一塊兒急喘,一塊兒奔向同一個目標。手拉著手,肩並著肩向四十二哩的長途遠征。我可以說,在第九哩和第廿一哩間,我可以隨時邁開步子長揚而去,仲強是萬萬追不上我的。但是和他磨到廿一哩處,我已經覺得精疲力盡的時候,他的精神卻來了,他準備一個人獨行了。

我比兒子慢一秒

『咳,如果我不等你,我現在只怕早到了。』

他看看我,苦笑了一下,放慢了腳步。最後的五哩真是有步步難行之感。到達終點前五十碼,他突然起步飛奔。我因為在觀眾的高呼下,臉上實在受不了被一個七歲小孩子如此這般羞辱,也邁大了步,使足了勁,拚了老命地追趕。最後成績:蒲仲強,四小時四分三秒;蒲大宏,四小時四分四秒,一秒飲恨。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