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15)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三年多來,仲強在跑步方面已經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他雖然從未參加正式比賽,但是他已經為自己建立起一個超級運動員的先決條件:心肺和呼吸系統的優良協調及良好的發育。他來到哥倫比亞,在一九七六年的夏天才加入兒童徑賽的節目。在正式比賽前他只能以七分十五秒跑元哩。三個月後,他的成績是六分四秒,是全美七歲年齡分組的冠軍。秋天的時候,他又以廿分廿秒打破了同齡三哩的美國紀錄。

過多訓練摧殘耐力

在這裏我把仲強成功的要訣分析一下。把他和尼克.魏格納(Nicole Wagoner)及其他美國喜歡跑步的小朋友做個比較。尼克是哥倫比亞的一個七歲的小女孩,他的爸爸因為看到了仲強的進步也決心使他的小女兒成為小明星。但是因為求功心切,每天訓練量多達十七哩之多,再加上速度跑,再跑坡。當他和我比較一下訓練的情形時,他胸有成竹地說:

「尼克將在芝加哥馬拉松中向美國人說聲哈囉。」言下之意是非上一下全國性的電視不可。但是在芝加哥馬拉松中卻只能跑完十六哩,體力就支持不下來。魏格納先生勞民傷財,因為汽車的引擎也發生了故障,結果花了三百多元修理。而且他們行前和地方上的報社,廣播電台,都打了交道,準備一鳴驚人。小尼克也跑了兩年多,每週的哩數比仲強的多,為什麼跑不下來馬拉松呢?而且她當天的速度也並不快。

根據我的分析是尼克失去了一個生理協調的準備時期。尤其是對正在發育中的小孩子來說,這一段時期是生理和心理在邁向超級體力階段中的一個醞釀時期。過多的運動,或是速度性質的跑會摧殘「愛羅比克」(有氧式的跑)所培養的耐力,因之順練的越勤,孩子成功的機會越少。

兒童長跑與發育平衡

這個現象和台灣的幾個例子相似。我在台北時,也看過對田徑真正的熱心的家長和兒童,而且有幾位也有二、三年的運動史,但是這些小朋友在一哩的速度上仍跑不出六分的成績來,我想這和教練們疏忽了兒童長跑和發育之間平衡發展有關係。

紀政建議「遊戲式」的運動是正確的,我們之間的不同,大概是表達方式的不同。我認為如果在這些遊戲中再在不知不覺中加進一個有組織的教練計畫會更生效。一般人的想法,認為教練是機械式的一種訓練。事實上新式的訓練應該是多元化的,使遊戲成為訓練的一元,訓練是遊戲的一種,在這個結構上去組織一個訓練的節目,選手們享受人生,打破紀錄的可能性會更大。

為破紀錄人變機器

在過去兩年中,美國出了一批驚人的小孩子長跑運動員,這和仲強的打開路先鋒不能說沒有關係。有一天我在跑道上遇到了一個中學生剛自林肯城跑完一次馬拉松。他說,有個十歲的小孩子,一心一意要打破仲強的成績,在科羅拉多州的高山上練了兩年,每週有一百三十哩的紀錄。(按:高山因空氣稀薄,因此在高山上訓練再到平地比賽,三個月內成績會特別出色。)但是跑完了後,卻非常失望,因為只跑出了三小時二分多的成績。三小時二分多對一個十歲兒童來說,已經是非常出色的成績了,但是他們卻不滿足。也正因為他們訓練的目的全是為了破紀錄,因此,人變成了一個機器,而訓練不出世界級的成績來。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