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14)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一定要走?」他吸著煙斗問。

「是的,我想是的。」我慢慢地說。

「為什麼?」

「你不會了解的。」

「說說看。」

「因為那寒冷的冬天和一望無際的雪地更反映出我內心的感覺。」

「還有呢?」老黎一邊吸著煙斗,一邊斜看著我。

「中西部活動的範圍較大。」

一片沉默。

馳向中西部

紐約的十七號公路曾被選為是全美景色最好的一條公路。我們在大旅行車中,穿過色格奈大橋,直奔賓州北方的公路。旅行車中有小小的床舖,我們也自己準備了小型的烤肉工具,因此在一個路邊餐館停下來喝咖啡提神就好了,別的都有備無患。我們自北而南,經過多湖區,俄亥俄州,漸入了中西部的印第安納州。

快四年了,仲強由一個說話不清楚的小朋友而變成了一個二年級的小學生。他長得很高,因為臉蛋兒很清秀,看不出他的強壯來。其實他是個很健康的小朋友。我們每在一處停下來,他就和我一塊兒跑步半個小時。妻已經有孕在身,行動不很方便。但是我們都心情愉快。在紐約的幾年中我們都變老了,也脫了學生時候的一些雅氣。我們都很喜歡紐約,但也都知道紐約不是我們久居之地。我們懷念布朗斯的各式人種的大雜燴,曼哈頓的莊嚴,第五街的寬大,中國城的親切,和長島的海灘。仲強已經是個大孩子了,他既懂事又有禮貌。他很懷念他的遊伴丹納。丹納是個六歲的意大利小女孩,他們在一起玩得非常好。

原野的呼喚

車行進中西部時,看到印第安那及伊利諾州廣大的農場,農場後的農莊和零零散散的小樹林。我又記起了清晨獵鹿時野狼的呼叫聲,石斑魚在水草被濺上來的打水聲,和那輪自大草原的尾處慢慢升起的大太陽。原野的呼聲,一點也不錯,我們的靈魂的深處已經烙印了這些大自然形影,他們已成了我們生命中最寶貴的一部分。我們在紐約時體會不出來這種感覺,但是現在卻更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方向。一路上,我回味著卡兒.參寶(Carl Sandburg)的名著:「原野的呼喚」,覺著有無限親切。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