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10)

 
文:蒲大宏
出處:1980年民生報
 
黃傑和我同是台大外文系的老同學,我們常常在一起談論英詩,偶爾也唸一點自己或別人寫的東西,把想法說出來,大家來領會一下。仲強也是我們讀詩會的一員。小孩子懂詩嗎?

詩的純真在心中生根

我的意見是好的詩都應該可以被小孩子領悟才對,詩是人性中最基本、最單純的語言,田園詩人烏茲俄斯說:「小孩是大人之父。」這句話在表面上看是百般矛盾的。但是以詩及人性中至善的一部份來說卻沒什麼難以了解。人在成長的過程中,為了生存,為了物質的追求,逐漸失去了其與生俱來的善良和詩意,變成了達爾文世界中不擇手段的動物,因此要想了解好的詩,要想重拾失去的純真,我們不能不自童年中去尋求。

詩在這個水平上的定義,深深地在仲強早歲的心靈中生了根,尤其是田園詩,歌頌自然美麗及純樸的詩,奠定了他對跑步愛好的一個基本靈感來源。慢慢地,跑步變成了一種投身自然懷抱的方式,因為這種愛是一種整體的愛,受惠的人往往只能感受,不能言表。

我認為這是一個中長距離選手的第一個先決條件。

自我和非我連成一體

長跑費時間,又需要有恒心,而且進步的效果又不快。從事這種運動的人應該體會出這其中的興趣是來自一個對自己的價值不斷地下新的定義中。在動及思索中,我變成了宇宙的中心,宇宙這個大我和我這個小我在動中連接了起來;太陽不再是一個孤立的發熱體,它是一個美和動力的來源,是我靈魂的一部分,我不再是孤獨的,我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雨點兒滋潤了大地,也滋潤了我的心靈。在動中,我消失了,我脫離了形卻結合了永恒。我變成了一個追求最高理想的生存者;我知道人的知識、感覺和情緒是一個集合性的知識、感覺和情緒,我的皮膚、我的肉體不再困禁這種感覺,知識情緒的牆,它們變成了連接我和非我的一環。

 

<< 上一話

<中國的馬拉松小孩>

下一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