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冠軍鄉.桓桓六壯士

朱利隆參與1955年第十屆省運會十項運動競賽並獲得冠軍
(圖片來源: 國家文化資料庫)
 
 
文:林將
出處:1979年民生報
 
「從前、從前,台灣東部有一個小村落,那兒的壯了很會跑、很會跳,而且很有力量,參加運動會從來不輸人。』田徑專家如果要講我國的田徑故事,一定會說到上面這一段。

田徑賽是每年台灣省(區)運會的重頭戲,省運田徑賽也是一年一度全省田徑界最重要的比賽。從民國卅五年第一屆省運,花蓮縣的田徑代表隊便嶄露頭角,連續十幾屆,田徑總錦標常是花蓮縣的囊中物。

花蓮縣參加歷屆省運的田徑代表隊,大半來自花蓮市南郊吉安鄉的小村落。其中最著名的是在第一屆至第十五屆稱雄的「六壯士」--徐天德、施阿勇、林德生、徐石山、朱利隆、吳春財

六壯士都是住在花蓮吉安鄉仁里村附近的阿美族平地山胞,他們在十五年間,從省運田徑賽中奪取了五十六面的獎牌,其中包括廿六面個人單項金牌(接力賽尚未列入)。更有多項全國紀錄是他們腳下所創出來的。

六壯士為吉安鄉的阿美族人立下好榜樣,他們族裏的子弟也承繼著前輩的光榮傳統,二十多年來,陸陸續續出了不少田徑名將,像參加東京奧運百公尺國手李阿土;曾獲數屆省運百公尺、四百中欄冠軍的楊隆義;區運百十高欄及跳遠金牌名將林清光;台灣區田徑賽十項冠軍林國貴,都是出自吉安這個田徑冠軍之鄉。

直到今天,花蓮田徑代表隊仍有許多主力選手來自田徑之鄉,除了名將林清光、林國貴之外,楊振欽、古金水、林正智……都是很有潛力的新秀。

出產田徑名將的仁里村,與台灣東部第一大城花蓮市之間,僅隔著一條小溪,是個依山傍水的美麗小村落。

仁里村的居民,阿美族人佔了大部份,他們充滿熱情與活力,個性爽朗,雖然是山地人,但因「下山」已久,文化水準很高,喜愛運動是村民的最明顯特色。

分佈在台灣許多地方的阿美族人,住仁里村附近的卻在運動方面有特別的表現,是天賦?環境?或其他因素所造成的?這是一個令人感到奇怪的問題。

在六壯士稱霸田徑場的時候,仁里村附近的山胞只不過幾千人,但運動人才卻層出不窮,村裡大大小小都喜歡運動,也愛看運動會。每年夏天,阿美族人都舉行一次「米力信」的盛會,「力信」其實就是全村性的運動會,比賽種類包括跑、跳、擲等田徑項目,和摔跤、拔河等節目。

「米力信」已經相傳了不知幾百年,一直到現在,仍然每年不斷。

每到舉行「米力信」這一天,村民家家戶戶幾乎全家主動前往會場,祖母照顧孫子,媽媽準備食物,壯丁及小孩統統參加比賽。

「米力信」通常在村中的學校運動場舉行,比賽時,運動場四週總是擠滿觀眾,情形比任何大型運動更熱烈,水準之高,許多縣市運動會都比不上。

阿美族人有不服輸的精神,在參加「米力信」時更表露無遺。尤其是小孩子們的輸贏,更被認為是關係著大人的顏面的事情。

有許多不服輸的小孩,就在別人的刺激下,今年輸了,明年再來,一再的努力,終而成了田徑名將。

當然,小時候就顯示出有不凡的運動天份,在受到族人的重視與鼓勵下,步步高升,在田徑舞台上度過光輝的途程。

這個田徑鄉的阿美族人在運動方面的成就,不止是田徑而巳,各種球類運動,也是他們拿手的項目,多年來,村裏也出過不少棒、壘、籃、排球好手。

有些人認為運動員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田徑鄉的運動好手們證明了這個觀念是不對的。這些運動健將在運動場上十分威武,在場外,個個顯得文質彬彬,阿美田徑健將的好脾氣,在運動場上是出名的。他們敏個人都有個理想的職業,有的當老師,有的是公務員,有的在工廠做事,更重要的是,大多數人都能妥善培養他們的下一代,議子弟們受良好的教育,在溫暖安定的家庭成長,運動方面的才能仍然只是他們的一項特色而已。

六壯士中,除曾經保持三級跳全國紀錄十多年之久的吳春財因意外英年早折,其他人仍健在,已經都是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雖然巳久.未在比賽場上奔馳,但一顆心仍繫掛著田徑運動的發展,很希望能為田徑界多盡一分心力。

 

徐天德從來不跑第二名

徐天德是六壯士中的老大,也是田徑鄉的短跑前輩,第一屆台灣省運會及大陸淪陷前的最後一屆全國運動會百公尺金牌得主就是他

徐天德在歷屆省運中,共得到六面百公尺獎牌,其中四面是金牌。花蓮縣參加省運的接力賽,徐天德配上施阿勇、林德生、宋正、洪有來、高文章、何振宏等名將,在十幾年國內的大小賽中,幾乎所向無敵,拿金牌如探囊取物。

民國卅七年,徐天德代表台灣省到上海參加第七屆全國運動會,那時廿三歲的他第一次搭輪船遠行,全國運動會的盛況及故國河山景色,令他至今難以忘懷。

那年的四月底,徐天德和龐大的台省代表團在忠興輪上飄盪數天之後,沿著揚子江駛抵上海港口,頭腦巳經被海浪搖晃得昏沈沈的。

在上海期間住水源地附近,由於吃不慣饅頭,米又過了好幾天才運達,到了比賽時,徐天德體力及心理都未處於最佳狀態。

但在好手雲集的百公尺比賽,槍聲一響,高頭大馬的徐天德,仍是有如脫韁之馬,迅速衝達終點,為台灣省奪得第一面也是至今唯一的一面全國運動會百公尺金牌。

賽過百公尺後,徐天德又參加兩百公尺比賽,在競爭激烈的情形下,他和台灣省代表隊的兩位名將陳英郎、許通同時抵達終點,成績都是廿三秒四。這下難為了裁判,因為當時實在分不出誰輸誰贏。

經過裁判與選手一陣商討,大家協議將金牌給來自台南的許通,(銀牌徐天德、銅牌陳英郎),因為徐天德與陳英郎在百公尺與四百公尺,都巳獲得金牌,於是台灣光復初年的台灣「短跑三傑」,都成了全運會的金牌得主。

徐天德對當時跑兩百公尺的記憶猶新,他還清晰的記得自己是跑第八道,許通在他旁邊的第七道,陳英郎則跑第一道。

在七屆全運,台灣省隊短跑三傑發揮威力,囊括了所有短跑及接力金牌,其中還包括一項現在很少見的一千五百公尺異程接力賽,當時由徐天德跑第一棒(一百公尺),一開始就領先,許通跑第二棒(二百公尺),一位不記得名字的黃姓選手跑第三棒(四百公尺),陳英郎跑壓軸的最後一棒(八百公尺),當他跑抵終點時,第二名的選手還落後他一大段距離。

徐天德在巔峰狀態時期,還代表我國參加二屆亞運及多項國際比賽,在二屆亞運還與陳英郎、施阿勇、陳慧坤合作創下四十二秒一的四百公尺接力全國紀錄。

徐天德百公尺最佳紀錄是十秒九,但因是在預賽中創出,未被承認為正式紀錄。那個時候,決賽成績才列為正式紀錄。

身高一七八公分的徐天德,從小喜歡運動,人高手長的他唸小學五、六年級時,在村中就被稱為運動天才,參加賽跑從來不跑第二名。每年的「米力信」都是他大顯身手的時刻。

飛毛腿徐天德賽跑不輸人,他的雙手也不賴,強勁的臂力,使他獲得第二屆省運標槍金牌,還打破大會紀錄。

打棒球,徐天德也是頂呱呱,他是當年省運棒球勁旅花蓮代表隊的「王貞治」,將近二十年的棒球生涯中,擊出多少支全壘打,他已數不清了。守備時,他擔任外野手,憑著一雙飛毛腿,球飛得比他跑得慢,當然是百無一失啦!

今年五十四歲的徐天德,服務於台電公司花蓮管理處,育有兩男兩女,大女兒已經嫁人,最小的男孩也已十九歲,雖然並沒有成為田徑名將,但每年的「米力信」總會撇開一切事務,以參加為榮。

徐天德看起來並不老,但他說:「已經跑不快啦!現在的運動專長是太極拳。」

繼徐天德成名後,不久,田徑鄉又出了一位完全不同典型的飛毛腿--施阿勇。 

 

施阿勇短跑棒球樣樣精

施阿勇身高只有一六八公分,體型比徐天德遜色很多,跑一百公尺不如徐天德,但耐力則強很多,是我國跑二百、四百公尺的名將。

施阿勇崛起於第七屆省運,個人獨得二百、四百公尺雙料冠軍,當時他已經廿六歲,而比他只大一歲的徐天德早在七、八年前已揚名體壇,施阿勇可說是大器晚成。

自第七屆至十一屆省運,施阿勇共獲得二百及四百公尺的九面獎牌,其中六面是金牌,值得一提的是四百公尺,他連續五屆都榮獲金牌,是繼陳英郎之後的「四百王」。

陳英郎與施阿勇兩人共包辦了十屆省運四百公尺冠軍。獲得二至六屆金牌的陳英郎一直都是施阿勇敬佩的前輩,但很遺憾的,當施阿勇崛起時,陳英郎已經快要高掛釘鞋了。施阿勇曾開玩笑說:「當我可以和老陳一拚時,他居然不和我比賽了!」

施阿勇的全盛時期,是我國田徑代表隊少不了的悍將,在亞運、中菲田徑對抗賽,都曾立下汗馬功勞。

在棒球方面,施阿勇的表現也不比徐天德差,別看他身材不高,卻是花蓮有名的「魔手」。當他田徑生涯如日中天的時候,投球技巧也達爐火統青的地步,是東部地區第一號投手。快速球、曲球、墜球都投得很好。

施阿勇最得意的一場棒球賽,是民國四十三年前後,他代表大同隊出戰鐵路隊,雙方實力相當,戰況十分激烈,打到十八局才分出勝負。

這場精彩棒球賽,鐵路隊換了五、六名投手輪番上陣,大同隊則由施阿勇一人獨撐十八局,表現可圈可點,而且他愈戰愈勇。

比賽打到十八局,雙方以七比七僵持不下時,輪到大同隊攻擊,當時二出局,二壘上有跑者,剛好由施阿勇打擊,他心想:「再投下去,手會累壤了。」於是奮力一擊,很漂亮的一支外野安打,二壘上的隊友奔回本壘,大同隊以八比七贏得艱苦的一戰。

施阿勇年輕的時候,幾乎每年都入選花蓮棒球隊,但是參加省運時,在棒球方面卻未能好好發揮,因為每年他總可以為花蓮得幾塊短跑金牌,田徑隊常不肯放人。

施阿勇則對兩者都不想放過,常見他剛跑完二百公尺,便趕到棒球場當投手,投幾局再回到田徑場跑四百,來來往往,是運動場上的大忙人。

當年花蓮的棒球水準相當高,但每場比賽的陣容都不會太完整,因為除施阿勇、徐天德之外,林德生、朱利隆、吳春財也都是棒球、田徑雙棲隊員,在分身乏術之下,整隊實力未能充分發揮,早期只得過兩屆省運棒賽季軍。

施阿勇也是在小學就展現運動才華,五年級開始打少棒,六年級還得到花蓮少年摔跤比賽冠軍。此後的一生,便與運動結下不解之緣,而且成了「全能」運動員,除了專長項目外,網球、羽毛球也都有一手,到目前,還常看到他打打「衛生球」。

個性開朗、樂觀的施阿勇,有幾個他詵不絕口的小孩,尤其是讀國中三年級的小女兒愛珠,他常對人得意的說:「嘿!真可愛啊!」那時的表情,誰看了都會羨慕。

施阿勇的太太在花蓮阿美文化村擔任舞蹈老師,她能歌善舞,是一個賢妻良母。

 

林德生兼長跑、跳、擲

林德生也是省運會中充滿傳奇的一名田徑國手,跑、跳、擲樣樣擅長,拿過短跑冠軍,打破過跳遠全國紀錄,還是十項運動金牌人物。

在棒球方面,他和施阿勇一樣,是一名出色的投手,也是花蓮隊的一流內野手。

身材看起來相當苗條的林德生,在歷屆省運會田徑賽中,得到十面個人單項獎牌,其中四面金牌、六面銀牌。

林德生最值得驕傲的演出,是第十二屆省運時,他所創下的七公尺卅四跳遠全國紀錄。

那天,台北市的天氣風和日麗,近況極佳的林德生覺得很舒爽,有使心要為花蓮奪一面金牌。但第一次跳時,雖跳七公尺廿,卻因踏線被判犯規。

第二次跳時,由於第一次的失誤,心情有些緊張。這個時候的他已有七公尺以上的實力,卻只敢小心翼翼的跳出六公尺八十五,但已經平了楊傳廣在第八屆省運時所創的大會紀錄。

第三次跳,林德生稍微放鬆心情的跳,裁判一量,七公尺十,打破了省運紀錄,四週的田徑專家及選手們紛紛向他道賀。

在眾人加油之下,林德生愈跳愈有信心,第四次跳,成績更進一步,七公尺十五,又是一個新的省運紀錄。

一次比一次好,林德生已經產生打破全國紀錄的雄心,當時全國紀錄是由田徑宿將張星賢,於民國廿四年,在大連參加奧運選拔時所創的七公尺廿八,已經保持了廿二年之久。

林德生的第五次跳像前幾次一樣,快速衝過跳遠跑道,到起跳線時,奮力一蹬,腳上像是裝了彈簧一樣飛了起來,躍出七公尺廿八,恰恰好平了張星賢的全國紀錄;並且超過當時的亞運紀錄。

當擴音器傳出林德生第五次跳的成績時,全場觀眾報以熱烈的掌聲,期望他的最後一跳能有更佳的表現。當林德生準備進行第六次跳時,他成了全場觀眾注視的焦點。

胸有成竹的林德生向觀眾微笑一下後,板起聚精會神的表情,起跑……,加速……,速度愈來愈快,跳!

當年的報上如此形容林德生的這一跳--整個人有如炮彈出膛,這次不僅兩腳像是裝了彈簧,而且還裝了雷達,起跳的那一剎那,腳尖剛好在起跳板的白線之內。

在旁邊看的人只知道林德生這一跳很遠,但不知有多遠,因為以前國內從來沒有人跳這麼遠。裁判們懷著驚喜的心情一量,「哇!七公尺卅四」,新的全國紀錄誕生了。掌聲一波波的從四週觀眾席上傳來。

張星賢緊緊的握住林德生的手,像是鬆了一口氣!總算後繼有人,廿二年,真不是一段短時間啊!

林德生一向都很謙虛,但這項紀錄使他在兒子面前感到挺驕傲的,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

前年在新竹舉行的台灣區運跳遠金牌得主林清光,就是林德生的大兒子。他的身材和父親相似,都是一七二公分高,也秉承父親的跳遠絕技,是近年國內有數的跳遠好手之一。

「比不過爸爸,實在是一件很沒面子的事。」林清光每想到跳遠,就很佩服他父親能跳出七公尺卅四這個紀錄,而自己在廿二年後,才平了父親的紀錄。他是在去年三強田徑對抗賽中創下個人最高紀錄--七公尺卅四。

廿六歲的林清光目前已經大學畢業,服完兵役在花蓮大漢工專當老師,但每當談起跳遠,林德生還是會摸摸他兒子的頭說!「小子,不服氣嗎?」阿光當然是啞口無言!

林德生曾代表我國參加奧運及亞運,最好的成績是二屆亞運得到的跳遠銅牌。

除了林清光,林德生還有兩個頗有運動細胞的兒子,都有身高腿長的優點,但能否在競爭日益激烈的田徑場崛起,則有待來日證明了。

 

徐石山身懷十八般武藝

徐石山,人如其名,就像是一座高大的石山,又高又壯。身高一八四公分,體重八十公斤的這位在當年稱得上田徑場巨無霸的徐石山,前面幾位老大哥的專長他都會,而且他還有更多的花樣。

徐石山在省運會田徑賽中,得過十項運動及鉛球冠軍,也是我國參加二屆亞運的田徑國手。

籃球也是徐石山的專長,當他唸花蓮中學,就被環島表演的七虎隊教練所賞識,到台北讀師範學院(師大前身)時,開始活躍於台北籃壇,打過各種位置,防守方面的絕技,最為球迷們所欣賞。

徐石山是師大籃球隊的主將,民國四十三、四兩年都入選大專聯隊。也被民生隊網羅,曾遠征香港兩次。四十四年,他入選台灣省代表國光隊,參加第三屆全國介壽盃籃賽,當時的隊友有傳達仁、張克佑。

民生隊在當年,多次被安排為克難隊的練習對手,徐石山還記得他時常奉命釘牢神射手王毅軍及最佳中鋒霍劍平,表現都很出色。

徐石山回到花蓮後,很少到台北參加籃賽,否則以他的球技及身材而論,可說是一名很有前途的球員。不過,他每年還是代表花蓮參加省運籃賽。

一直到卅五、六歲,他仍是花蓮籃球隊的主將。廿屆省運時,花蓮隊的戰將如雲,國手梁正有、湯武政都在陣中,但有一場關鍵戰,得分最高的卻是老將徐石山(他得廿一分,梁正有十九分),當時有許多新裁判及觀眾都很驚奇--這位打得比國手還好的「新人」,到底是從那兒來的。

全身充滿運動本錢的徐石山,也是棒球、足球、排球的高手。他是當年大專棒壇盟主師大隊的投手,棒球專家張朝貴就很欣賞他的快速直球。他也是師大足球隊的「鐵門」,多次迎戰香港甲組勁旅南華、傑志,都是由他把關。如果其他運動項目有空檔,他會跑去打排球,是當年排壇勁旅台北市黑貓隊的大鎚手。

由於身懷十八般武藝,每當運動會,徐石山總是感到分身乏術。他認為自己打球時間太多,練田徑時間太少,否則可能在田徑方面更有成就。

徐石山從田徑場退休後,有一段時間曾擔任花蓮縣田徑隊教練,在他指導之下,花蓮隊得到第一個台灣省田徑賽冠軍盃(必須連續獲三次冠軍)。繼楊傳廣之後的亞洲鐵人吳阿民及朱瑞芳、李阿土、楊隆義……等花蓮籍田徑名將,都曾經過他的指點。

將近五十歲的徐石山,一頭白髮,但心境仍很年輕,這幾年,他都在花蓮海星中學當體育老師,課餘組了許多種球隊,參加各項比賽,有時候自己也下場客串一下。目前,他計畫將手球隊好好培養。

晚婚的徐石山有四個小孫,老么去年才誕生。他有個弟弟徐石獅,曾經擔任榮工青少棒隊教練,也是田徑好手。

 

朱利隆鐵餅十項稱雄

朱利隆是林德生的親弟弟,因為小時候給人當養子,所以才改姓。小時候打棒球,哥哥當投手,他只好乘乖的當捕手,後來成為花蓮縣數一數二的「鐵捕」。

省運田徑方面,朱利隆得過鐵餅及十項運動金牌,他和徐石山經常在這兩個項目競爭。第二屆亞運代表選拔賽,朱利隆的十項運動就以三十八分之差輸給徐石山,而失去當選國手的機會。

朱利隆雖然有很好的十項運動實力,但是他參加省運十項運動比賽的機會卻不多,因為省運會田徑賽對每個項目各縣市的報名人數有限定,而當年花蓮十項運動好手輩出,每次最多只能派出二名選手參加。那段時間,花蓮的朱利隆、徐石山、林德生、吳阿民都曾輪流獲得十項運動金牌,連出生於台東的楊傳廣也曾代表花蓮得到十項金牌,因為當時他正在花蓮參加集訓。

朱利隆目前和林德生同時服務於花蓮酒廠,他有四個孩子,其中十二歲的老二最喜歡運動,是花蓮中正國小手球隊員。   

╳╳╳

田徑冠軍鄉的老故事告一段落了,當然,它還會有新的故事,不斷的延綿下去。然而,目前的國內田徑舞台,當主角的人物來自田徑鄉的巳經不多,六壯士希望子弟們能夠重振雄風,田徑鄉的下一代健兒們,你們能夠辦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