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藏寶箱‎ > ‎歷史寶庫‎ > ‎

我國女子千五發展概況

文:吳錦雲
出處:1979年民生報
 
女子一千五百公尺列入奧運正式比賽項目較八百公尺晚了十二年,一九七二年第二十屆慕尼黑奧運由蘇俄選手創下第一個奧運及世界紀錄四分零一秒四。四年之後的第二十一屆蒙特婁奧運仍由蘇俄選手卡姍吉娜獲勝,在本屆比賽中她包辦了兩面金牌(八百公尺與一千五百公尺),由於她志在奪標,不求紀錄,因而全程運用戰術去跑,四分零五秒四八並沒有突破上屆的紀錄。事實上,卡珊吉娜擁有四分以內的實力,她在賽前曾創下三分五十六秒正的世界紀錄。一九七七年首屆世界杯田徑賽卡珊雖然封后,但僅以零點三秒之微領先美國選手,四分十二秒七,較諸平日水準差之遠甚!在普遍受到重視與推展的情況下,國際田徑界女子一千五百公尺的水準有如水漲船高,邁入四分大關者不乏其人,跟進者亦駸駸乎欲駕於前,明年第二十二屆莫斯科奧運,鹿死誰手,誠難預料!

亞洲女子一千五百公尺正式比賽較奧運早兩年--一九七○年第六屆曼谷亞運新增項目,由以色列選手西茲飛封后,四分二十五秒成為第一個亞運紀錄。一九七三年首屆亞洲田徑賽,由日本選手以四分二十六秒八奪得金牌;直至一九七五年第二屆亞洲田徑賽,我國選手李秋霞跑出四分二十三秒正,取代了亞運與亞洲紀錄。將近四年來,亞洲女子一千五百公尺普遍水準的提高仍嫌乏力,今年六月初在日本東京舉行的亞洲田徑賽,北韓二十歲選手金順玉以四分二十五秒獲得代表亞洲參加第二屆世界杯大賽,相當難能可貴!

國內田徑比賽正式有女子一千五百公尺項目,濫觴於一九七○年三月的第二十二屆台灣區田徑賽,當時在屏東市舉行,參加選手還不太踴躍,李珀鈺首創五分零四秒二的國內紀錄;同年的第二十五屆省運也仿效增設,李秋霞跑出四分四十八秒六取代了李珀鈺於一九六九年八月赴日本參加東京夜間邀請賽所創下的四分五十九秒二的全國紀錄;十年來,由於田徑賽、中聯運、大專聯運、省運、區運等大比賽的提倡,一千五百公尺比賽不再被女選手視為畏途,參加人數次第增加,尤其國中階段,練習風氣甚盛,從一九七八年排名十傑中可以看出:除榜首吳金玉是省立體專五專部五年級的學生外,其餘九名皆為高中或國中的學生。

尤以今年春季大獎賽中竹南國中學生洪麗君表現最為突出,難能可貴的是她在七月七日的全國公開賽中力敗吳金玉,首次在全國賽中封后,四分四十四秒三,為她自己的遠景開拓出新的里程。由此可見中長距離的運動年齡已經提早,而且水準也相對提高,這未嘗不是可喜的現象,不過若是僅僅為了急於求功而罔顧國中階段的發育情況,作長期不適當的超負荷訓練,則選手的受害,將不只是田徑前途的摧折!

我國優秀選手成績進展趨勢分析

(一)李珀鈺--早熟型。上身短而下肢修長均勻,天生的中長跑體型。早在一九六九年八月,她首度膺選我國代表赴日參加東京夜間邀請賽就創下四分五十九秒二的全國紀錄,當時她只有十六歲;次年三月第二十二屆田徑賽新增一千五百公尺項目,李珀鈺又獲勝,成績五分零四秒二,同年六月第六屆亞運第二期選拔賽於嘉義市舉行,獨佔鰲頭的希望甚濃,然而比賽至最後百公尺衝刺時,卻因不慎踩踏到跑道內沿,扭傷左踝關節,希望成泡影,雖然事後她也入選亞運代表,但傷勢一直至亞運集訓尚未痊癒。亞運比賽雖跑畢全程,然而五分零一秒四僅得個第九;就讀輔仁大學時則因疏於練習,沒有突出的表現;第二屆大專聯運跑五分零五秒六,屈居第二,第三屆雖能贏回后座,但五分二十四秒正成績,退步多多,其後即未曾參加比賽過。

(二)李秋霞--本來以八百公尺為主項,四百公尺為副項,後因一千五百公尺正式列入比賽,乃放棄四百公尺改練一千五百公尺。一九七○年三月第二十二屆田徑賽初次參加一千五百公尺比賽,成績五分十八秒一,名列第四,無特殊的表現;至同年六月,進步神速,通過第五六屆亞運第二期選拔合格標準(五分正),以四分五十六秒七打破李珀鈺保持的四分五十九秒二的全國紀錄;八月首度出國比賽,在中日友誼賽(日本名古屋)中力取金牌(四分五十秒九),第二次破全國紀錄,十月的第二十五屆省運新增一千五百公尺,再更新全國紀錄,創下省運第一個紀錄四分四十八秒九,兩個月之後的第六屆亞運,再新全國榮獲一面銅牌,成績四分四十一秒四。

一九七一年八月中日友誼賽(台南市),擊敗日本好手,成績四分三十八秒一,又有進步,次年的第二十屆慕尼黑奧運,成績四分三十七秒二再新全國,一九七三年的首屆亞洲田徑賽跑出四分二十八秒正,榮獲銀牌一面,全國紀錄又一次改寫。

李秋霞於一九七四年五月赴美深造,曾因腳傷練習中輟了三個月,九月開始正式接受訓練,紀政小姐與瑞爾教練負責指導。一九七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於美國加州紀錄賽創下的四分二十二秒八,為亞洲新紀錄,著實不易;第二屆亞洲田徑賽則贏取金牌,成績四分二十三秒正,此項水準國內至今尚無選手能與她看齊的。

(三)蔡春綢--十三歲開始參加省運比賽,一九七二年第十八屆省運對於參加比賽選手的年齡有明確規定,十三歲太小了,蔡春綢本無資格參加,但以其姊蔡美繡之名報了四百、八百公尺兩項,結果入場比賽,不幸在預賽時雙遭淘汰。「冒名頂替」不應該,唯此情形顯示一個有待針對事實探討的問題:比賽是否應有年齡的限制?如肯定,幾歲在禁限之內?

一九七四年四月第二十六屆田徑賽蔡春綢獲得第三名,成績五分零九秒一,十月的首屆台灣區運也以五分十二秒七列名第三。至一九七五年五月第二十七屆田徑賽跑出五分零一秒七,得到冠軍,也因而以最年輕的身份入選為我國參加第二屆亞洲田徑賽的代表,此時她只是國中三年級的學生。在漢城比賽時,參加八百公尺及三千公尺兩項,排名第七(二分二十三秒八)與第五名(十一分零二秒正),成績雖不理想,但比賽的場面已讓她大開眼界,一九七六年五月奧運代表權決選乃能突破五分大關(四分五十秒六),次年的第四屆台灣區運是她表現最好的一次,以四分四十七秒二七佳績榮獲冠軍,成為年輕一代中距離的佼佼者,一九七八年代表高中田徑隊遠征美國加州,現就讀國立師範大學體育系,由於兼顧學業,疏於練習,水準不再,望她再自我課求,更造新猷。

(四)李素梅--對她而言,初試一千五百公尺是在十五歲時,參加一九七六年十月的第三屆台灣區運,即邁進五分大關,以四分五十一秒四,獲得一面銅牌,顯示出相當的發展潛力,此後一千五百公尺成為她的主項。一九七七年三月至五月間的大賽,進步神速,五月十二日世界杯選拔賽以四分三十六秒六締造國內一千五百公尺比賽的個人最佳成績,也是此項紀錄歷年來排名的第二位,僅次於李秋霞四分二十二秒八的全國紀錄,僅僅兩年之間,她的中長跑天賦早熟的傾向顯現無遺,真是後生可畏!一九七八年二月代表高中田徑隊遠征美國加州後,獨自留美受訓,五月再度突破個人紀錄(四分三十一秒四);九七九年六月全美青年大賽中,以九分卅七秒六打破三千公尺的全國紀錄,名列第四,此賽中一千五百公尺也進步了一秒一之多(四分三十秒三),在美受訓一年多來,對她助益甚多,使我國中長跑水準又推進一大步。

(五)吳金玉--晚熟型。當初(一九七五年八月)進入省立體專五專部就讀,她所接觸的運動並非田徑,反而是在曲棍球的練習中奠定了中長跑的基礎。一九七六年三月的一次省立體專參加第七屆大專聯運校隊選拔賽,她表現優異,入選為校隊的一員,從此展開她的田徑生涯。第七屆大專聯運在台北市舉行,果然一鳴驚人,包辦了八百公尺及一千五百公尺雙料金牌,二分二十一秒九與四分五十七秒正都是頗具水準的成績;次年四月第二十九屆田徑賽實力更精進,以四分四十一秒正封后,六月首度代表國家參加中印對抗賽,榮獲一面金牌,成績四分四十四秒六,七月份的三次中美田徑對抗賽分別為四分四十三秒正、四分四十五秒四一及四分四十四秒二五,表現相當穩定。

一九七八年四月第三十屆台灣區田徑賽有美籍女子世界中長距離好手拉瑞同場表演,吳金玉跑出四分四十秒五的個人最佳紀錄蟬聯后座。賽後拉瑞非常熱心,將自己多年的練跑經驗與心得相告,望她能悉心領受,多下苦功向上看齊。

一九七九年幾次的春季大賽吳金玉未能突破個人紀錄,原因是她只求爭取勝利,總是採用尾隨至最後百公尺才衝刺超越的戰術;本(七)月七日全國公開賽,在一千五百公尺決賽中首度失利敗給新秀洪麗君,或許可以提供給她一個深刻的自覺;今後如欲提升水準,由比賽推源至訓練,總要有「日日維新,刻刻求進」的憬悟與做法!我想:她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