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華
陳英郎,他的名字好響亮!
十二年的比賽 國內沒有一人 跑在他的前面
文:呂美娟
出處:1978年民生報
 
1964年奧運聖火首度來台,陳英郎前輩練習傳遞奧運火炬時拍攝
(圖片來源: 國家文化資料庫)
 
提起陳英郎,四十歲以上的田徑迷一定都津津樂道。這位四百公尺健將在十二年的比賽生涯中,從未讓我國其他選手跑到他前面,他鋒頭之健,連菲律賓人都知道。

陳英郎是雲林北港人。台灣光復後第一屆台灣省運動會,年方二十的陳英郎正好在台北受訓,臨時報名參加,竟一舉奪得男子四百公尺冠軍,從此他馳騁田徑場十二年,而且經常都是勝利者。

在我國田徑四百公尺發展史上,陳英郎佔了舉足輕重的地位。民國三十六年,他在第二屆省運會打破戴淑國保持了十二年的全國紀錄以後,一直在這個項目比賽中睥睨群雄,成績也不斷翻新;第二屆亞運會他以四十八秒六贏得銅牌,這個紀錄也保持了十年左右才被亞洲鐵人」楊傳廣刷新。

目前在台灣銀行擔任國外部副理的陳英郎,對二、三十年前的往事仍然記憶鮮明,談起來意氣高昂,如數家珍。

他記得參加第一屆省運會之前,最常打排球,偶爾也參加柔道賽,賽跑倒不是很熱中。當時他在嘉義台銀服務,正好到台北受訓,在大家慫恿下才臨時報名四百公尺,想不到這「姑且一試」會是一生中的一個轉捩點。

第一屆省運會他以五十四秒獲得冠軍,同時他的哥哥陳青楠是四百中欄冠軍,妹妹陳麗春是女子六十公尺亞軍。

民國三十五年底,上海組成一支田徑隊訪問台灣,陣中好手如雲,如樓文敖、王正林等人當時名氣都很大,上海隊與台灣隊的對抗賽原被認為一面倒,想不到居然平分秋色,台灣省的田徑選手大受鼓舞。

第二屆省運會,陳英郎四百公尺以五十一秒三改寫戴淑國的全國紀錄,八百公尺以二分零秒一破于希渭的全國紀錄。陳英郎跑八百公尺,這是「空前絕後」的一次。

三十七年五月第七屆全國運動會在上海舉行,陳英郎隨台灣省代表隊前往。教練賴土金公佈了選手的成績後,上海報紙都取笑台灣人說大話,尤其不相信陳英郎的四百公尺能跑入五十一秒內。陳英郎說,賴教練當時也很不放心,直到台灣選手包辦了跳高前四名,陳英郎又在預賽中以五十秒零七破全國後,才轉憂為喜。那一年台灣省隊贏得半數獎牌,陳英郎更一人創下四百公尺、千六接力、千五異程接力三項全國紀錄。

全國運動會的優異表現,使陳英郎順利當選為參加第十四屆倫敦奧運的我國代表,那時的田徑隊代表,除了他,還有長跑的「啞將」樓文敖,及擅長跳欄的黃兩正。

陳英郎在奧運四百公尺預賽中以五十秒零九名列第三,未能進入複賽。那一年他見識了許多一流選手的表演,像牙買加的四百好手溫茲,短跑好手麥肯里,美國的十項名將馬薩亞斯及荷蘭的女將昆絲,點燃了他稱雄國際體壇的雄心,回國後,才真正下功夫苦練四百,為四年後的赫爾辛基奧運作準備。

因為台北有好場地、好教練,陳英郎特地向台銀請調台北,每天早上到台大體育場,隨四百公尺的前輩張星賢練習,進步的幅度果然大了。

那幾年他多次代表我國到菲律賓參加中菲田徑對抗賽。第一次他的四百公尺跑了五十一秒,輸給菲律賓的羅米納,心中頗不服氣;第二次捲土重來,以五十秒整報了一箭之仇,同時也刷新了全國紀錄。還有一次,他第一次突破五十秒,以四十八秒九刷新了當時的亞洲紀錄,使得旅菲華僑雀躍不已,菲律賓的田徑迷也都知道中華隊有個頂厲害的四百公尺好手叫陳英郎。

但是他想在奧運會大展身手的心願,卻因政治因素而無法實現。民國四十二年,陳英郎到日本經濟大學(今亞細亞大學)就讀,次年回國參加亞運代表隊集訓,時年二十八,正是巔峰時期。

第二屆馬尼拉亞運,陳英郎在菲律賓大受歡迎。有一次到碧瑤,賴土金教練在公園遇到一個菲律賓女郎,很興奮地問他是不是陳英郎,賴教練不自覺地點頭,立刻受到熱情擁抱,賴回旅館說給大家聽,大家哄堂大笑。有一次比賽,準備起跑時還有個菲律賓人從看台上跳下去,和陳英郎大握其手,至今想來,真是回味無窮。

四百公尺決賽時,陳英郎排在第八道,跑內道的日本選手及印度選手,在前三百八十公尺都在他後面緊追,最後二十公尺衝刺時不幸被他們追過,以四十八秒六得到一面銅牌,再一次改寫全國紀錄。這也是陳英郎的最佳紀錄。

一九五六年奧運,陳英郎已在半退休狀態,沒有參加。民國四十七年東京亞運,他已經三十二歲,代表我國跑一千六百公尺接力第一棒,又締造了一個全國紀錄。

東京亞運之後陳英郎即正式退休,偶而爬爬山,跑跑步,卻再也不賽跑了。每天早上六點鐘,他一定到台銀網球場去打一、兩個小時網球,還保持著當年玉樹臨風的身材。

陳英郎和太太李麗琚有二男一女,太太孩子都和他女都已大學畢業,他有更多空閒從事自己喜愛的運動一樣愛運動,如今么。

雖然退出比賽,陳英郎還是很留意田徑圈的一切,尤其是四百公尺的近況。他意味深長地說,當年他跑五十秒時進入奧運決賽圈的成績是四十八秒多;如今國內選手能跑到四十七秒內的還為數不多,而奧運要進入決賽的得在四十五秒內才行。

KC註:陳英郎為代表中華民國參加奧運的第一位台灣人;更早在日據時期,臺灣田徑耆宿張星賢曾兩度(1932,1936)代表日本出賽;中國首度參與奧運則是1932年劉長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