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錯誤的觀念 扼殺選手運動生涯

劉福昌(2009年新竹縣中小學聯合運動會裁判會議)

關係農校當年訓練、越野賽情景(來源:新竹縣縣史館【省立關西農校七十週年校慶專刊】)


文:劉福昌

出處:1981年民生報

 

近幾年來,政府投下巨額經費推展全民體育,提供獎金,解決選手職業及學業問題,加上工商界人士出錢出力支持,使得運動水準普遍提高。

 

在運動水準普遍提高的過程中,往往因個人的觀念、目的不同,使推展的力量分散,也使許多有潛力的選手的運動生命夭折,這是非常可惜的。

 

根據這幾年來從事運動訓練的經驗,我認為從事推展體育工作的人員如果有同樣正確的觀念,訂定長期計劃全力以赴,幾年後必可造就出世界級的選手。

 

對於目前國內運動界的情況,我願提出幾點個人的看法,和大家交換意見。

 

一、過份注重錦標:國內有許多學校或訓練單位為了奪取錦標,將過量的訓練加諸於不堪負荷的青少年身上,引起各種傷害,導致運動前途的斷送。

 

二、過份重視青少年,忽視成年階段的訓練:目前我們青少年田徑水準不下於鄰近國家,從韓國國際青少年邀請賽中可以明顯的看出這種情形,但是在「揠苗助長」式的訓練之後,我國的成人田徑水準卻始終無法超越別人。

 

運動先進國家都很愛惜青少年選手的運動生命,很少給予青少年過重的訓練。像張永政在澳洲跑五千公尺打破澳洲二十歲以下的紀錄之後,幾乎沒有一位澳洲教練贊成他參加次日的萬公尺比賽。

 

多數世界一流的田徑好手,都在二十歲以後創下個人最佳成績。中長跑的巔峰年齡甚至在廿五歲至卅歲之間。所以,我們對於田徑選手訓練的重點,應該在十八歲以後。

 

三、選手所受的壓力太大:國內有天份的運動選手從小就為了錦標而承受壓力,青少年階段為爭取保送而拚命,成年人則擔心未來的出路,幾乎每個階段都有嚴重的壓力。

 

四、訓練不連貫:國內運動俱樂部尚未普遍,選手在求學時隸屬於學校校隊,轉隊不易,離開學校後,又不易接受原來教練的繼續培養,施以長期訓練,往往一個選手的練習生涯要經過幾次中斷,重新開始,影響訓練計畫的循序漸進甚巨。

 

五、工商界培養:以上四點缺憾,短時間並不容易糾正,如果能有幾家大企業來栽培單項人才,並聘請優秀教練專門負責訓練工作,訂定長期計畫,應當有助於早日將運動水準提高。

KC註:


劉福昌,1967年進入關西農校服務,開始訓練長跑選手,開山大弟子正是張金全,半年多後張金全拿下臺灣區田徑賽五千一萬雙金;再過數年,張金全、張金維兄弟分別打破五千一萬、千五三千障等四項中長全國紀錄,一時蔚為佳話。

 

劉福昌執教關西農校二十餘載,培育出的長跑好手不計其數,除了張金全、張金維兄弟之外,最有名的就是關農三劍客-張永政、梁燕琳、邱騰雙,三人和同世代的官原順、林宏榮等好手,締創了我國高中長跑史上第一個黃金世代,三十多年後的現在,這個世代選手在高中時期的成績大多都還留在高中歷年十傑上頭。除了男選手之外,劉福昌也培育出高月美、劉美華等早年女子馬拉松及女子一萬公尺全國紀錄保持人。

 

劉福昌堅信專項訓練的概念,他認為田徑項目眾多,一個教練要專心致力於某些項目的訓練研究,不斷鑽研投入才能有所作為。他憑著自身對於長跑的興趣,在那個年代就購買日本陸上競技期刊及美國體育雜誌自修,他認為不斷吸收國外新知,才能培育出一流的選手。

 

劉福昌師法自然,關西農校雖地處偏僻,校園四周的山野小徑、茶園小道,皆成為劉福昌眼中絕佳的中長跑訓練場地,關西農校也在他的帶領之下,連續十五年獲得全國越野錦標賽高男組團體冠軍。

 

中華田協自1979年開辦國內史上第一場馬拉松公開賽-金山馬拉松,1981起更在每年賽前一個月集結國內長跑好手展開集訓,而劉福昌也被聘為長跑集訓隊教練,1983年金山馬拉松,我國一口氣有八名選手達到第一屆世界田徑錦標賽馬拉松參賽B標2:30,如此佳績正是歸功於長跑集訓隊的效果。到了今日,這場比賽仍是我國選手同場競技跑進2:30最多人的一次。我國馬拉松前全國紀錄保持人陳長明,當時正是馬拉松集訓隊陣中頭號大將,劉福昌、陳長明師徒也被中華田協派往參加馬尼拉馬拉松,首開我國選手海外跑馬之濫觴,該場比賽陳長明擊敗當時中國馬拉松第一把交椅彭家政,回國後各路媒體大幅報導,兩師徒也接受許多長官的接見與表揚。

 

金山馬拉松集訓的成功,讓劉福昌更堅信長跑訓練站的重要性,他認為地處亞熱帶的台灣,氣溫高、溼度大,氣候並不適於跑馬拉松,尤其是馬拉松的訓練相當辛苦,練習份量比別的項目重,訓練的方式也容易流於單調,一般運動員若不夠堅忍,很可能吃不了苦就半途而廢。在這種情形下,怎樣在枯燥的訓練日程中加以變化,增加一點趣味性,是很重要的工作。劉福昌說,夏天炎熱,不妨在較高的山區練跑,許多山區風景幽美,空氣清新,兼可作跑坡訓練;冬天則可以找個安全的海邊,作沙灘訓練。他深信設置長跑訓練站將國內好手集結訓練,國內的長跑水準,進步的幅度一定會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