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藏寶箱‎ > ‎天南地北‎ > ‎

1962雅加達亞運中華隊被拒參賽始末

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文:臺灣長跑競技網 KC (2018/08/01)

亞奧運自舉辦以來,各國參賽權受政治因素影響時有所聞,中華隊也難置身事外,1970-1990被拒於亞運殿堂之外長達二十年,1976蒙特婁奧運與1980莫斯科奧運也無緣參賽,不過相較之下,所受到最惡劣的對待當屬1962雅加達亞運會,主辦國印尼一手遮天擺了我們一道,開了政治干預體育的惡例。

 

1962年,我國名將楊傳廣在羅馬奧運奪銀之後,成績不斷進步,在世界各地田徑場上出賽佳績頻傳,也準備在雅加達亞運會場上大顯身手,挑戰當時由老戰友Rafer Johnson所保持的世界紀錄8683(舊制計分)

 

印尼國父蘇卡諾當時擔任總統,他是一位社會主義崇拜者,得到蘇聯財務支援,蓋出當時亞洲最大的十萬人體育場來承辦第四屆亞運會,對於反共的中華民國以及反阿拉伯伊斯蘭教的以色列,一向不太友善。

 

該年初,我國遲遲未能收到亞運籌備委員會的邀請函,在多次催促之下我國終於在三月接到亞運參賽邀請函,請柬用英文寫著:「中華民國奧林匹克委員會台北,台灣」。每次的書信往來或亞運大會公報,皆以「台灣」稱呼我國。

 

亞運開幕前三週,亞運籌備會寄來一個郵包,本來認為是我國代表團的團員證,但其中竟是一百一十三張淡藍色空白卡。卡上沒有字跡,我國對此深感困惑,於是去電雅加達亞運籌備會查詢,該會回覆說團員證早已寄出,避重就輕叫我們將空白卡寄回,他們將會進行調查。我方認為印尼明顯在延宕我國代表團啟程前往雅加達的行期。

 

身為AGFAsian Games Federation,亞洲奧林匹克理事會前身)會章起草人之一的郝更生博士,同時也是AGF執行委員的身份,聞訊後隨即動身前往雅加達了解「怪郵包」事件,並以亞運籌備委員的身份向印尼耍求入境簽證。郝更生先飛到曼谷,但等了一週之久遲遲無法取得印尼入境簽證,只好先行返國。返國商議之後,憑亞運執行委員會議開會通知,會同泰國及香港的亞運會執行委員抵達雅加達機場,旋即有兩名印尼軍人上前表示郝更生沒有入境簽證不得入境。當時,泰國駐印尼大使等仍陪同郝博士在機場貴賓室,都主張要該二名軍人用電話向上頭請示,但該二名軍人推諉無法通話,這時忽有一位不知名的女士密告郝博士應速即離開雅加達,不然恐有生命危險,郝博士乃決定搭乘原機離開雅加達。

 

印尼採用的手段就是一個「拖」字訣,一方面並沒有公開表示我國和以色列不能參賽,但另一方面又遲遲不肯發給兩國團員證及簽證。印尼體育部長表示團員證早已寄給我國,若我國沒有收到的話那並非亞運籌委會的問題,籌委會對於所有的參賽國一律平等對待而並無例外,所以要籌委會再派專人將團員證送往台灣是不可能的事。印尼外交部則表示有簽證才能入境,但辦理簽證可能是一兩天,也可能是數週,一切要看作業時程,亞運進展的事宜和他們無關也不清楚。

 

根據亞運憲章,主辦國不得限制各國代表團出入主辦國國境的自由,印尼明顯違反了亞運憲章。我國是亞運的創始國之一,當時也還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在國際上有許多友好的國家,許多國家紛紛公開表態應該讓我國和以色列參與本屆亞運會,並譴責印尼政府這些行為。

 

亞運開幕前夕,IOC(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致電雅加達亞運籌備委員會,撤銷其對本屆亞運會的贊助,因亞運籌備委員會拒絕若干代表團參與亞運會,IOC秘書長說明印尼已不配在亞運期間,在參與國家的國旗間縣掛奧林匹克旗。

 

1962824日,第四屆亞洲運動會開幕,印尼外交部長正式宣布拒絕中華民國和以色列參加亞運。

 

IWF(國際舉重總會)取消對第四屆亞運會舉重比賽的承認,並且宣布凡參加該屆亞運之舉重選手均不得參加1964東京奧運會及其以後的各項國際比賽。這項宣布公開後,有十一個國家參加的舉重賽,立刻有十隊退出,印尼舉重協會不得不宣布取消亞運舉重賽。

 

IAAF(國際田徑總會)原本也宣稱參加第四屆亞運會田徑比賽的運動員將會被取消往後國際賽的參賽資格,韓國田徑隊宣布配合IAAF政策退出本亞運會田徑賽事;日本代表團則表示繼續參與本屆亞運會田徑賽事,並聲明違反IAAF精神的是東道主印尼,不應波及其他國家運動員。日本田徑不退賽的決定,間接影響其他國家繼續參賽的意願,加上1964奧運會在日本東京舉行,最後IAAF宣布僅承認該屆賽事為一般國際性比賽而非亞運會。

 

專程返台的楊傳廣,本屆亞運會原本預計參與十項混合運動與多個單項運動,以他當時位居世界田徑之巔的水平,在亞運會要拿多面金牌基本上如探囊取物,本次賽事首要目標還是在於打破Rafer Johnson所保持的世界紀錄8683(舊制計分),但由於印尼杯葛我國參賽,鐵人無緣在亞運會上出賽,延至隔年才以9121(舊制計分)的歷史天高打破世界紀錄。

 

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無法參與亞運賽事的楊傳廣,痛批印尼政府惡劣的行徑,短暫待在台灣數日又將返美繼續訓練。離國前夕,楊傳廣在台北市立田徑場作了三個田徑項目的示範表演,觀眾人山人海盛況空前,大略的估計約有三萬人,大家忍著溽暑也要一窺鐵人英姿。

 

首先表演的是110mH,由我國另一全能國手吳阿民陪跑。兩人均穿著青天白日國旗的我國亞運田徑隊服,由於不受控制的觀眾老是擠來擠去,耽誤了近廿分鐘,警察始勉強闢出了狹窄的二條跑道。槍聲一鳴,楊傳廣風馳電掣向終點衝去,雖然場地不佳,楊傳廣仍然跑出14.1(手按)的成績,比在印尼剛出爐的亞運新紀錄14.3(手按)來得快多了。


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楊傳廣表演的第二個項目是撐竿跳高,觀眾一窩蜂又擁在沙坑的四週。場地的職員告訴鐵人:台北田徑場的撐竿跳跳架,最高祇能升高到四公尺,怎麼辦?鐵人請他把跳架升到四公尺的最高點去,鐵人用清脆俐落的動作躍起、越過、拋竿,觀眾歡呼叫好。鐵人落地後興猶未盡,他要求裁判把跳架放倒在地上,頂端再綁長三十公分,然後豎起使跳架的高度增加至四公尺三十,鐵人一躍又過去了。受限於場地與器材,楊傳廣沒有再試跳更高的高度,當時他的撐竿跳高最佳成績為四公尺四十四,同樣超過雅加達亞運會冠軍成績成績四公尺四十。幾個月後,楊傳廣使用剛問世的玻璃纖維竿,在美國跳出4m96的室內世界紀錄,接著又在室外跳出5m02的佳績.


 

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楊傳廣表演的第三個項目是100m,同樣由吳阿民陪跑。為了使鐵人增加競爭的趣味,吳阿民的起點在鐵人之前八公尺,然後兩人同時起跑。槍聲響處,祇跑九十二公尺的吳阿民當然始終領先,楊傳廣在後面奮起直追,到了終點時,楊傳廣的成績為10.4(手按),非正式的超越了當時的全國紀錄10.6(手按) ,同時也是比剛出爐的亞運100m新紀錄10.5快。

註:我國直到1980年代改電動計時前,當時的100m手按全國紀錄也才推進至10.4而已

 

這三項的表演賽,在一兩個小時內就完成,也演出了兩項超越亞運新紀錄一項逼近亞運金牌成績(受限於器材)的驚人表現,當時台北市立田徑場的場地不是太好,觀眾大多又不遵守秩序,但鐵人仍有如此表現,如果他有機會在雅加達參加十項混合運動,破世界紀錄是極有可能的。此外,楊傳廣原來還打算表演鐵餅及標槍等項目,但因為觀眾的擁擠,安全上有顧慮,臨時中止舉行。



圖片來源:國家文化資料庫

 

表演賽後,楊傳廣又匆忙的趕往機場,返美繼續訓練。而第四屆亞運會,也在國際體壇一片指責,亞洲各國嘆息聲中落幕。

 

IOC宣布暫停印尼的會籍並不得參加1964東京奧運會,且致電各個國際單項運動總會,要求一同暫停印尼參與各項國際體育賽事。這回換印尼大喊受到迫害,決定主辦一場新興力量運動會(Games of the New Emerging Forces,簡稱GANEFO)。19631110日,首屆新興力量運動會在雅加達開幕,共有48個國家和地區派遣代表團,其中包含了蘇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新興力量運動會舉辦之後,IOC立即宣布全面封殺所有參加新興力量運動會的運動員,取消他們參加奧運會的資格,一些單項組織也對參賽國進行了處罰。原訂四年一屆的新興力量運動會,第二屆預計1967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舉辦,但隨著印尼總統蘇卡諾的下台與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第二屆新興力量運動會一事從此不了了之宣告夭折。